第十章 谁在吹起胜利的号角 1、神秘交易

第十章 谁在吹起胜利的号角


1、 神秘交易


圣巴托罗缪区位于整个埃姆登大都会区的最边缘地带,到底是个小地方,仅有的几条街道没有什么值得长时间逗留的,而且后半夜天色漆黑,街道上的学校、医院、银行、商场、剧院,都是与工厂结伴而生,现在虽大体犹存,却全都是外墙锈迹斑斑,内里空无一人,货品都是30年以前的东西,锁在死掉的建筑里也早就变成废品了。滞留太久的话,恐惧就会将身心全部占领。孔令熊一直守在阿若身边,如果她感觉冷了或是有些害怕,就恰到好处地抱住她。他无从知晓阿若拥有的那种特殊感觉是什么样的,有时候在路口,她会停下来,好像在耐心地读取风向,有时她还会弯下腰,身体贴近墙...

2017-04-30
 

第九章 地下城里还有多少秘密 3、2 become 1

3、2 become 1


离开浴室回到套房中,孔令熊仰面躺下,脑中回映着阿若难以言喻的美妙身姿。初见时,他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她的肉体之美,那种美学只有在完全放松的环境下才能被欣赏,刚才在浴室里都不能算,只有现在才是——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有更让人在意的事情等着他。

阿若在图书馆读了很多书,在她深入阅读的领域,很多内容都是专长机械的孔令熊闻所未闻的。因为她的记忆残缺,所以关于能够构建这个世界的历史与地理方面的知识,她下了百倍的功夫来吸收,这大概是亡羊补牢的好处吧。在此之前,孔令熊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大陆上教派的区别,经她这么一说,他才意识到眼中所见许多习以为常的事情,其实都隐藏在深不...

2017-04-16
 

第九章 地下城里还有多少秘密 2、失踪的巨像

2、失踪的巨像

一艘炮舰和一部“福尔图纳”损毁,两部“福尔图纳”轻伤,这就是惠特尔警备队和UNR-03第一次交锋的结果。在“英勇”号倾尽全力的掩护下,“哥萨克”号收容了霍的拖车,并撤退到位于埃姆登北部的驻地内。同时,从其他地方调配的部队也陆续向敌机出现的地点集结,可是他们扑空了。

在战舰都离开战场后,UNR-03的身影也消失了,它们总是这么神出鬼没。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这是UNR第一次与当地做好准备的军队进行正面交锋,并没有表现出UNR-01那样的破坏力,战斗的影像资料已经保留存档,军方的科学家们将对这段影像进行分析和研究对策。

霍的“野牛拳王”没受什么大损伤,在“哥萨克”号的机库里...

2017-03-30
 

第九章 地下城里还有多少秘密 1、未能觉醒的野兽

第九章  地下城里还有多少秘密

1、未能觉醒的野兽

“UNR-03?”

根据仪表室传来的数据,3分钟前在圣巴托罗缪区西北出现不明大型机体的反应,惠特尔警备队也已经收到相关消息,正在集结兵力。离这里最近的战舰是中型主力战舰“哥萨克”号和炮舰“急躁”(Hasty)号,他们已经向目标地点开去。达勒姆离埃姆登的市区比较远,所以为了避免恐慌,惠特尔希望在远离居民区的地方将不明机体截住。

可是,并不能确定UNR-03是不是与前两次出现的不明机体属于同一类型,01和02的出现时间实在太短,甚至都来不及通过交战来取得战斗数据。惠特尔警备队大概针对可能出现的情况,已经做出了预案,至...

2017-03-22
 

第八章 神将什么降临在大地上 3、变形!

3、变形!

孔令熊睁开眼睛,直觉告诉他他现在处在一个离地面有相当距离的高度,在他面前,原来的方向盘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全新的控制面板,和原先的几块完美地拼合。音响里传来霍兴奋的声音:“快!你可以战斗了!”

“小熊,你听得到吗?我是阿若啊!”

霍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阿若抢了过去,“你现在正坐在机器人的驾驶舱里,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是,刚才那辆车确实变形了!”

“这就是它真正的姿态!重型可变突击机兵‘野牛拳王(Boxing Bison)’!”霍在高叫。

“这什么名字……”没人看得到孔令熊脸上的苦笑。

“别发愣了,快把武器拿出来!”

“武器……这车里还有武器?”孔令熊在慌乱中,看到面...

2017-03-17 1
 

第八章 神将什么降临在大地上 2、钢铁之阵

2、钢铁之阵

城镇已死,教堂已荒废,地下空间更是如同墓穴。这里会成为探险者猎奇的胜地,也的确不出人意料。荣耀满身,豪富惊人的“车王”锡拉库萨·霍,怎么会是一个墓中之人?带着满心的疑惑,孔令熊在等待门里的回应。

门开了,出现在孔令熊面前的是一位皮肤黝黑的男子,穿着印有“碎岩者”字样的紧身T恤,浑身肌肉膨隆,一头金发,留着短而坚硬的胡须。年龄看起来不算小了,身材却一点都不比大学篮球队里的那些汉子逊色。想必这就是传奇的锡拉库萨·霍了,作为一名车手他不可能缺乏锻炼,值得尊敬的是在他退役后的30年间,仍然坚持着高强度训练,不然无法保持如此厉害的体型。

孔令熊向屋内望去,...

2017-03-13 1
 

第八章 神将什么降临在大地上 1、死城教堂

第八章 神将什么降临在大地上

1、死城教堂

绫已经请了太多的假,克拉夫的心情大概还没好起来。阿若说她不想给他们添麻烦。孔令熊自己开着克拉夫的旧车,让阿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边听她说话一边往达勒姆的方向开。到了达勒姆市中心后,他却找不到纸上写的地址,只得停车去问路边的警察。

“请问,您知道‘圣巴托罗缪区’怎么走吗?”

听了这名字,那老警察警觉地上下打量着孔令熊,看得他浑身发毛。

“你从哪儿来?”

“我从埃姆登的赛车名人堂来,想找一位叫锡拉库萨·霍的老车手,听说他住在那里。”

前半句是孔令熊编的,还算是个说得清的理由。

“谁告诉你的?圣巴托罗缪早就死了,你...

2017-03-09 1
 

第七章 波利希姆尼亚,谜一般的女人 3、芬芳的困惑

3、芬芳的困惑


没有不喜欢逛街的女孩子,走在两边商品琳琅满目的街中,阿若仿佛被灌注了百倍的精力,拉着孔令熊左看右看。不过,这里的衣服和首饰价格实在不菲,看到价签上的数字,孔令熊心里苦却不敢说。好在阿若也很懂察言观色,从孔令熊的表情里,她大概能判断出他对价格的承受度,也就不再流连那些华贵的衣饰。她逛街本来就没什么目的,不过是对所有没见过的地方都感觉很新鲜,就算不花钱也没什么。

不知是巧合还是专门的设置,这条街的左侧都是诸如小家电、机械模型、体育用品等男性感兴趣的店铺,而流行服饰、美容用品等让女性驻足的店铺都在对面。前面就是“Gateway 5000”了,孔令熊知道这就是绫平时工作的地方。...

2017-03-06 1
 

第七章 波利希姆尼亚,谜一般的女人 2、不和谐音

2、不和谐音

“苹果蛋糕”酒店坐落在埃姆登东南区,是城市中最繁华的地段,高楼鳞次栉比,灯火辉煌,夜夜笙歌。道路沿途“金光”、“石门”、“号角”等高档酒店一个个向游客放肆地敞开大门,狂热的摇滚节奏将整条街炒得像火山一般。这里是金钱和酒精的世界,是一个将所有烦恼都砸碎在炫目的光芒中的人间天国。

不过,也不是所有到这里的人都是来烧钱的。孔令熊是自己出钱在“苹果蛋糕”订的房,克拉夫三人则是各自凑了一部分。他们委托绫用打折价定了三套房,便宜的结果就是他们拿到的门卡分开在三个不同的楼层,走动起来不太方便,好在他们本来也没有带很多行李。经过赌场区域时,孔令熊还在踌躇该不该蒙住阿若的眼睛,她却已经闲庭信步...

2017-03-06 1
 

第七章 波利希姆尼亚,谜一般的女人 1、接头人

1、接头人

和伍斯特、列克星敦一样,达勒姆也是埃姆登的七个卫星城之一,紧邻着列克星敦,曾经是许多工厂的所在地,如今这些工厂都已经迁走了。孔令熊从锡拉库萨·霍的生活助理手中拿到的地址,就在达勒姆市中心由旧官邸改造成的公园内,公园的周围还保留着许多百年历史的建筑,一条早已无名的小河从公园中间穿过,他们见面的地方就定在河边的一间小餐馆外。

那个女人在电话里报出自己的名字,叫做波利希姆妮亚,见到她之前孔令熊不住地想,究竟什么样的人能配上这样一个奇特的名字,在完全拿捏不准的拼写后面,好像隐隐有个神秘的影子浮浮沉沉。

瓦瓦要带给霍的东西包裹得严严实实,孔令熊一直都是自己提着。公园里在满...

2017-03-06 1
 

第六章 不安的时代里谁才是敌人 2、面会“红狼”

2、面会“红狼”

第二天孔令熊准备了些常见礼物,和阿若在校内的喷水池前等候。没多久,特纳·克拉夫就开着一辆“555”牌号的旧越野车停在他们面前,高大的身躯挤在狭小的车舱里略显尴尬。他本打算在拿到职业合同后换一部让自己舒服一些的车子,这个计划看来也要推迟了。

没过几分钟,又有两人相继到来。他们也是孔令熊在健身房见过的常客,而且也是校报的熟面孔。爱娜·菲里斯,三年级,身高181cm,19次校际女子游泳冠军,金色长发,细眉细眼,有着游泳运动员标志性的宽肩和长腿;迪米特里·拉德钦科,二年级,身高190cm,校橄榄球队防守截锋,还擅长摔跤和综合搏击,像犀牛一...

2017-01-19 1
 

第六章 不安的时代里谁才是敌人 1、高度戒备

第六章 不安的时代里谁才是敌人

1、高度戒备

列克星敦大学篮球队遇袭一事的连锁反应如人所预料的一样展开:所有校际比赛都被暂停,惠特尔警备部队在各城市周边增强了兵力,对出现不明机体的达利乌斯山附近地带进行重点排查。惠特尔和拉文的军方也认为对两地进行袭击的不明机体之间存在关联,他们将袭击圣马力诺的机体命名为UNR-01,将袭击惠特尔的机体命名为UNR-02,会不会有更多的不明机体出现,袭击其他的地区,目前无法预知。惠特尔当然也恐惧遭受拉文同样的命运,于是周边地区与城邦的长官们紧急举行了密会共商对策。会议没有对外声张,在一个未公布的地点举行,只是最后发布了一个各地区联合进入高度戒备状...

2017-01-19
 

第五章 男人的血与汗,成分是什么 2、无妄之灾

2、无妄之灾

午休的时候,校内的学生活动中心前人声鼎沸,孔令熊找到了阿若,特纳·克拉夫和球队的其他选手也都在那里。他们都围在电视屏幕前。列克星敦大学的校长在电视上证实了噩耗,36名乘员除去司机之外都是列克星敦大学的教练和运动员,客车从山崖上滚落,只有7名乘客幸存。遇难者中,包括球队的主教练和两名明星球员——排名第35的威尔·桑奇和排名第48的克里斯·布朗。布特·维拉克鲁兹确定生还,但伤势严重,精神也受了巨大的刺激。列克星敦和圣约翰斯通虽是宿敌,但这种噩耗早就超越了一般的赛场恩怨。这意味着一支球队的顶梁柱垮掉了,一所学校的精神寄托被摧毁了...

2017-01-19
 

第五章 男人的血与汗,成分是什么 1、特纳·克拉夫

第五章 男人的血与汗,成分是什么

1、特纳·克拉夫

离开巴尔德斯的办公室后,孔令熊一个人来到健身中心。在这时候会来加练的都是校队的健身狂,只要没有训练和考试,他们大部分时间都会来打熬筋骨。走过健身房的门口,里面金属碰撞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特纳·克拉夫正在一个人猛劲儿加练力量,这近两米高的硬汉,对抗能力强到匪夷所思的程度,连学校的橄榄球队也曾试图招揽他。听说他是个孤儿,靠福利院的支持上了学,在罗斯福的高中时打遍了附近所有学校,然后全凭运动天赋进了圣约翰斯通学院,梦想当然是成为职业球员,这个大学赛季结束后,他就应该向各职业队发送自己的视频剪辑了。当然要真...

2017-01-19
 

我有很多很多的好朋友

她们

在我需要的时候

都在很遥远的地方

真的

很遥远

不想去打扰她们

……

2016-12-22
 

第四章 月夜的和风向哪个方向吹起 3、天亮以前

3、天亮以前


和奥罗拉·巴宾分手之后,孔令熊便没有再与其他女性做爱,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下一个交合的对象竟会是绫,而且还是在露天的院子里翻云覆雨。绫那柔软的身体,像是象牙色的麻药,将一束束激烈的电波刺入他的大脑,令他的理智碎成无数粉末。他最后的力气便在月光下用尽了。

“你应该很受女孩子欢迎啊。”绫伏在孔令熊的胸口轻声说。

“人和人接触,就会有压力,就会有痛楚,接触得越深,就会越侵入他的生命……刺人的针不会有感觉,人却总会因此受伤。”孔令熊说。

“人当然会痛,所以我们要学会爱抚。”绫缓缓在孔令熊的胸上移动着唇,一厘米一厘米地吻着,手指划过他身上一道道创伤留下的疤痕。那些是他...

2016-12-06 1
 

第四章 月夜的和风向哪个方向吹起 2、绫的一人游戏

2、绫的一人游戏


之前孔令熊与绫的交集,大体上与学校篮球队的比赛脱不开关系。他大二那年,拉文理工大学枪手队去拉文第四大城市弗洛斯特维尔挑战劲敌拉文大学弗洛斯特维尔分校的星队。弗洛斯特维尔虽说是第四大城市,人口却只有25万,是一个以古老的沐浴文化闻名的城市,赛前大家就相约一定要去放松一下。不过并没人告诉他,这里很多的浴场都是随时混浴的。弗洛斯特维尔早在还没有从属于拉文地区时,就已经遍布这样开放的风俗了。

他是在温泉酒店“莎乐美”的前台拿到宣传册时才知道这状况的,那折页上有八块腹肌的健壮男模腰上围着白色浴巾,在池边稍微蹲下身子,将手伸向半身泡在池中的女模,少女裸露着光洁白皙的脊背,将左手伸...

2016-12-06 1
 

第四章 月夜的和风向哪个方向吹起 1、只留下我们二人而已

第四章 月夜的和风向哪个方向吹起


1、只留下我们二人而已


“你的睡相真不好看。”

孔令熊从躺椅上翻了下去,绫正弯着腰饶有兴趣地盯着他。在她身边是空空的另一张躺椅,阿若已经不在院子里了。

“我让她回去睡了,而你嘛,我们两个人也搬不动。”绫说。

“对不起,我太累了。”孔令熊实话实说。

“我见到她以后我才明白。”绫说,“有时候要把她当小孩子一样看,有时候又要把她当完全的成人,要没有一点经验的你应付这种事情简直太难为你了。”

“没办法啊,难道你有经验?”

“我们说了那么多话,就把她晾在一边了,要命的是我们自己都没有察觉。她和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才会那么孤单。”

“她正...

2016-12-06 1
 

第三章 逃避也许不是错误 3、夜色

3、夜色


孔令熊和阿若回到“环形赛道”,绫竟然还在那里。她穿着格子图案的围裙,正游走在客人中间点单送水。附近两条街的人都会来这里,电视里播完圣约翰斯通的比赛以后还会接着播其他学校的,不少人一边喝酒一边连看两场,街那边的剧院散场之后观众们有的也会过来。阿若不在的话,靠瓦瓦和卡洛斯两个人还真忙不过来。

卡洛斯·叶塞罗蒂,一个有着棕色皮肤,明亮的眼睛,厚嘴唇,总是穿着红色赛车夹克的年轻人,平时在店里的时候不多,听说也曾有个成为赛车手的梦想,现在却只能在外面开着小卡车到处收购旧电器。那件夹克不知穿了多久了,上面印的硕大的彩色糖豆图案已经褪色,叫人想起被雨水冲刷过的几十年旧街道。他...

2016-11-22 1
 

第三章 逃避也许不是错误 2、闭上眼睛拥抱

2、闭上眼睛拥抱

阿若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是她不会轻易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孔令熊逐渐确认着这一点。罗斯福市内的餐饮店都收得到学校电视台转播比赛的信号,所以一些没有票的居民和老校友会聚在酒吧一边收看比赛一边联络感情。每次的比赛日,都是城里酒吧生意最热的时候。“环形赛道”虽然也转播比赛,但因为开业时间太短,座位也少,还没有太多人来。

孔令熊每推开一间店铺的门,里面都是一样被蓝白色挤满,比赛还有半个小时才开始,墙上的大屏电视里播放着广告,人们觥筹交错,都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了。他努力在人群中寻找一个娇小的身影,还要应付认识好客的街坊们自来熟的劝酒。

第一大道尽头有家酒吧叫做...

2016-11-12 1
 

第三章 逃避也许不是错误 1、阿若的失踪

第三章 逃避也许不是错误

1、阿若的失踪

“阿若下午没有去补习?”

在等候返回罗斯福的巴士时,孔令熊接到了学校老师的电话。按照设定的时间表,她下午应该补习地理基础,但是她并没有按着约定的时间去老师那里。而且更麻烦的是,由于阿若完全没有可确定的身份信息,她无法在学校正式注册,也不能购置移动电话,她只能在约好的时间内去学校的各个地点去找当时没有课的老师补习,没有别的学生注意平平无奇的她。

孔令熊顿时心急如焚,他立刻给绫拨了电话,求她开车带自己早些回到罗斯福。那辆“加利西亚”是绫到埃姆登以后买下的二手车,有些年头,但很耐用,这次是真的派上了用场。

“我应该告诉你把阿若也带来就好了...

2016-11-12
 

第二章 逃亡之后应该做些什么 3、回忆重现

3、回忆重现

米莎•利夫,是与孔令熊同届,堪称校园偶像级别的美少女,有一副动听的歌喉,从大一开始就被媒体追逐着,还登上各种杂志的封面,在校内有“The Face”的称号,理所当然是拉文理工很多男生的梦中约会对象——当然,孔令熊心里也想过。在和奥罗拉·巴宾短暂地交往和分别后,米莎也曾进入过他的幻想序列,不过,谁都知道这件事情是不会有结果的。米莎早就心有所属,只是男生们一直都强迫自己不去接受。毕业典礼的那天,孔令熊亲眼看到学校的林荫道旁停着的高档跑车,在车前与米莎相互拥抱着合照的,竟然是校长的孙子,洛•卡巴哈尔。他毕业于拉文地区学校中名列榜首的贝弗利大学,谈吐潇洒,仪容优雅,为人谦...

2016-11-12
 

第二章 逃亡之后应该做些什么 2、小镇之约

2、小镇之约

次日天还没亮,孔令熊就去了长途巴士站,他要坐四个小时的大巴,才能到达约定的城市埃姆登。路程之远,他甚至不敢自己开车前来。他在车上补了一觉,等下了车,就已经接近中午了。沿途他看到三艘巨大的陆上战舰停泊在基地中,两艘是惠特尔的护卫舰,另一艘舰身千疮百孔的就是运载母舰“萨拉托加”号了,看样子舰身大概受了上千弹,一些地方覆盖了蒙布正在修缮,周遭围绕着四五台工程车辆。 这艘母舰还能再服役多少年?没人知道,只是大家都记得她已经五次从致命的损伤中坚持了过来。

走过军港再坐出租车三十分钟,孔令熊来到了埃姆登郊区的一个名叫伍斯特的清静山谷小镇里,这里的房子都有百年历史,没有高层建筑,...

2016-11-12
 

第二章 逃亡之后应该做些什么 1、“圣安东尼奥”号的坠落

第二章 逃亡之后应该做些什么

1、“圣安东尼奥”号的坠落

孔令熊在病床上醒来的时候,拉文市已经经历了一场浩劫。波莫纳黑学院的军队席卷了这座脆弱的都市,导弹将医院夷为平地。孔令熊、雅尼·巴斯托斯、阿若·圣马力诺,莫里斯·金曼,以及拉文第六医院的所有医护人员、就诊患者等数千人,全部被卷入了波莫纳黑学院对拉文的突袭,死伤人数难以计算。一场阵地战后,在完全认不出样子的医院废墟里,搜救人员发现了孔令熊和阿若,并把他们送到了战地医护中心。雅尼·巴斯托斯等人则完全失去了消息。

在确认了阿若的平安后孔令熊松了一口气,但之后得到的消息则让...

2016-11-12 1
 

第一章 蓝色名字的少女从何而来 3、我是谁?

3、我是谁?


从圣马力诺开到罗奇代尔,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一路上孔令熊都在车厢的后排座上眼都不眨地守着少女。

“你们……是……谁?”少女用细如蚊虫的声音试探询问着。

孔令熊做了自我介绍,并说明了自己和雅尼来圣马力诺的原因。少女瞪大了眼睛听着,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好了,你能想起什么吗?一点点线索就好。”

孔令熊屏住呼吸,等待着她组织语言。

“对不起……我不清楚。”

她的眼神黯淡无光,声音沉闷,情绪低落,说的不是假话。

也许现在她的头脑里还是无数碎片交叠的混沌状态,要等它们有序排列起来,尚需时间。在绫那里,她等得起,一切事情到时候也许能水落石出。

罗奇代尔市位于拉文地区和瑞...

2016-11-12
 

第一章 蓝色名字的少女从何而来 2、白光

2、白光

事情的起因,还要回溯到“圣马力诺神罚”那一天。当天,为了执行对双方领导人的护卫任务,拉文自由军安排了12架全新的量产型机动兵器“恐人艾尼亚克”布防在会场四周,但谜之巨大机器人的出现使这些凝聚了拉文科学家无数心血的钢铁之躯变得如黄沙般不堪一击。12架机全部被吹飞、撕裂、熔解,转瞬间化作散落四处的残骸。三天之后,刚到拉文机械研究所的孔令熊,被指派深入爆炸中心地带进行残骸的回收,与他同行的是比他大一届的师兄雅尼·巴斯托斯。他们也曾同为拉文理工篮球队的队友。

浩劫后的圣马力诺一片地狱般的图景,他们的卡车行驶在熔化的柏油路上,碾压着已化为尘土的血与肉。一部“艾尼亚克”有10米...

2016-11-12
 

第一章 蓝色名字的少女从何而来 1、阿若·圣马力诺

第一章 蓝色名字的少女从何而来

    1、阿若·圣马力诺

前拉文机械研究所研究员,现惠特尔地区罗斯福市勃兰登堡路25号圣约翰斯通学院健身房管理员兼电器修理工孔令熊接到了一封来历不明的电子邮件,他每天都会收到很多这样的邮件,基本都是广告与诈骗,但这封邮件的标题引起了他的注意。

 “甜蜜蜜的苹果蛋糕刚刚出炉”。

没有蛋糕店会用这种方式做广告,越是反常的事情,他越想看一下,于是他点开了邮件。看过之后,孔令熊马上掏出笔在笔记本上记了几行字,然后就把邮件删掉。

不要让人知道我看过。孔令熊想。

拉文陷落以后,大量的难民流亡到邻近...

2016-11-12
 

天使机卡利斯托 序 劫难的大陆

天使机卡利斯托

Angeles Callisto


序 劫难的大陆 


帕萨迪纳大陆最早的拓荒者从何时、何处而来,已经无法考证出具体的时间与地点。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他们繁衍、迁徙、相遇,战斗,和解,现在已经和谐地混居,并建立了一个个繁华的城镇。文明在广阔的土地上生根发芽,诸多城市与乡村兴衰存亡,往复流转。战火与和平轮回,相聚与分离交织,人与人之间,时而走得切近,时而变得茫远,无数的分分合合,构造着这个世界的旋律。

拉文地区,首府拉文市是帕萨迪纳上数得上号的大都会,人口大约300万,以此为中心,连结了周围5座城市和30多个镇子。这里以鼎盛的机械工业...

2016-11-12
© 紅の桜吹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