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无处不存疑

“你怎么从来都没告诉过我们,你在做那种东西。”一回到“环形赛道”,孔令熊就把瓦瓦堵在柜台角落。

“好了好了,没有百分之百完成之前,什么都不存在对不对?”对孔令熊带着兴奋和崇拜的话语,瓦瓦显得很镇定。

孔令熊哄阿若上去先睡了,又跑下来缠着瓦瓦要他讲讲过去的峥嵘岁月,从霍那里已经知道了不少,但那些更传奇的部分,他相信只有瓦瓦自己才能说得出。一整天的奔忙让他浑身被倦意捆绑,在最后的一点精力和求知欲的战斗中,还是后者占了上风。

“并没有什么传奇的故事。”瓦瓦一边擦着咖啡杯一边说,“我只是替老师完成一些他不方便亲手去做的事情。他年纪很大了,不能什么事情都让他忙碌。”

“霍先生虽然上了年纪,可身体非常健康。他在达勒姆搞无人机改造,大概也是得到了佩德罗集团的授意吧。”

“佩德罗集团致力于各种尖端科技的研发,这只是其中再正常不过的一小项。”瓦瓦用新闻发言人的口吻回答了这个问题。

“为了再正常不过的一小项研发,而改造了一座地下城吗?好像真的有些小题大做了。”

“那是另外的项目,为了应付地面受到突然袭击,而准备的地下指挥所与防御工事。你说的那个地方,本来就是佩德罗集团的实验场。”

“和30年前瓦拉瓦拉人的入侵有关系?”

“30年前是单纯的雇佣兵团暴动。不过惠特尔确实没有安排圣巴托罗缪回迁,那块地是佩德罗集团买下来的。”

“开店只是幌子吗?”孔令熊仍有疑问。

“这儿是我的老家啊,我是真心想开家店好好过日子。集团裁掉了好几个汽车品牌还有车队,我不想去别的车队做事,就回老家来啦。”

“佩德罗集团裁掉汽车业务的目的是……”孔令熊思索着。

答案似乎呼之欲出,只是还需要更多的线索来确认。

“加利西亚”和“萨拉曼卡”这些佩德罗旗下的品牌,还有霍之前效力的车队,都在集团裁撤的范围之内,通过裁撤业务周转出的资金,一定投入到了某个更重要的地方,也许这笔重新调配的巨额资产的最终结果,就是那座圣巴托罗缪的地下城。

“野牛拳王”也好,“卡利斯托”也好,出现在那里都毫无违和感,因为那座灰色的地下堡垒本来就建立在生与死的夹缝中间,地上是铭刻死亡的墓场与教堂,地下却是盘根错节狡兔三窟的避难所。生与死在这里调换了位置,也给一切不可思议留下了存在的空间。

新闻终究还是没有播报两部不明机器人被击毁的消息,惠特尔的军方看来也有自己的考量。地区总长官王昭顺派遣发言人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表明惠特尔地区目前不受战争威胁,但所有警备部队都在密切关注战况进展,不允许敌人踏入惠特尔一步。对于仍然停泊在埃姆登的“萨拉托加”号,发言人只字未提。

“小熊,你回来了吗?”回到卧室后不久,孔令熊听到屏风另一面传来呼唤。

“有什么事吗。?”

“来我这边吧,陪我多待一会儿。”

之前的每个晚上,两人都是各睡一边儿,埃姆登之行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到了不能更近的地步,可回到店里,隔着一层天花板在店主的头顶,又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形。快要睡了,阿若的请求却还是不能拒绝。

孔令熊犹豫了一分钟,才绕过屏风来到阿若这边,见她穿着那件圣约翰斯通33号球衣,下摆刚好盖住臀部,纤长的双腿一览无遗,面对斜靠在墙边的穿衣镜,伸展肢体做出各种动作。

“还不睡吗?”孔令熊在一旁的椅子里坐下来。

“我是不是有点胖?”阿若对着镜子不住地变换姿势,打量着自己的曲线。

“别多想。”孔令熊刚坐下就弹起来,从背后抱住她,却被她轻巧地挣脱出来。

“你喜欢的是小绫姐和米莎那样的身体吧……”

她坐回到床上,双手向上举着,好像试图在空中抓住什么。

“我说了别多想。”孔令熊想坐在她身边,她却扭了个身,用后背对着他。

背后的33号是特纳·克拉夫的号码。孔令熊想。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来和自己谈论别的女人的身体,大概阿若也真的没想太多吧。已经看遍了她全身,孔令熊可以用男性通常的眼光来保证阿若的身材一点问题也没有。绫一直是连内衣都用不着穿的纤瘦体型,大学的时候就是这样,买衣服的时候不用试直接买最小号就行;米莎在校园里出现的时候总是一袭优雅的短裙装扮,没有哪个男生会对她雪白修长的双腿无动于衷,开得恰到好处的V字领口暗示她的上身和双腿一样十分有料。她们的共同点就是腰身纤细得令人嫉妒,而且柔软并坚韧,丝毫没有弱不禁风的感觉,难怪阿若会那么在意,与她们相比,阿若的身材的确还欠缺几分彰显健康的力度,像团棉花糖一样。

“你见到米莎的时候,就一直盯着她看。我承认,她确实比我好看许多,所以我好嫉妒啊……你平时都没有和我说过那么多话……”阿若带着哭腔说。

孔令熊还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余地。在他心里,阿若仍然是“需要保护的对象”和“圣马力诺神罚的幸存者”,现在又加上了更加独一无二的秘密标签“卡利斯托的心脏”。无论哪个都能覆盖她作为成年女性的普通身份。而他自己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并不会比普通男子多出任何一份特殊。这么长时间的形影不离,与其说是陪伴,还不如说是用一根看不见的链条牵着她,或者,被她牵着。因为从一开始,他们的身份和位置就没有对等过。他只有默默地从身后抱住她,不管她之后会说什么。只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她在他的怀抱里始终充满安全感。

“放开我……”阿若呢喃着。她的身体松弛,毫无防备,只会让孔令熊抱得更紧。

“米莎……米莎·利夫是绫的同学,我和她并不是很熟悉……”孔令熊说。

“可是她对你那么亲切。”

“她对任何人都是那样子啦,她是艺人嘛,对任何人都不能表现得很冷漠。”

“哪怕是眼睛一大一小,鼻梁布满红斑,头发掉了一半,有严重的风湿病,肚子上有刀疤还叼着呛人雪茄的大胖子?”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啊……”如此具体而令人不快的描述,让孔令熊也吃了一惊。

“你没注意吗,在台下对米莎动手动脚的人……”

“真太可恶了!那些畜生!风湿病和刀疤你也看得到吗?”

那是连孔令熊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在昏暗的台下角落阴影里,一些挥舞着钞票的富商贪婪地谋求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他并没有亲眼看到,光是想一下都无比恶心。米莎的学生时代是学校里的宠儿与明星,身上的光环招蜂引蝶,可校园里的学子至少还都是知书达理之人。如此粗鄙的男子即使腰缠万贯也让人无法给予半点尊重,他无非就是头背上裂开一条缝隙的泥猪。作为艺人总会有些不得不趟过去的湍流,但这种人根本就是深不见底的沼泽。

不过,美人自然引人注目,丑人也会令人难忘,孔令熊的视线里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丑人。

“是追加,追加的设定啦……”阿若蜷起身子难为情地说。

就算有那样的人,大概也只是平常的中年商人,并没有丑到山崩地裂的程度。可是再多想一会儿,还是觉得十分不爽。因为这根本就是逃脱不了的命运,无论人身处哪里,都跳不出权力这巨手的掌控。

“所以这么想也没必要太嫉妒她啊,至少你身边的同伴都很美好吧。”

他轻轻地将她的身子翻转过来,两人的面颊不期而遇地贴在一起,她的发梢还湿漉漉的,耳根残留着淡淡的香水味。

“呐,小熊。”阿若抬起手臂捧住孔令熊的脸颊,“告诉我,你可曾对女孩子说过情话吗?”

仿佛闪电猛然间撞入大脑,孔令熊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感觉。耳畔轰鸣,两眼漆黑,思维冻结。直到三秒钟后才恢复意识。

阿若的双臂揽在他的脑后,两人的身体没再有其他的接触。

“小熊……真是一点都不浪漫……”

阿若的眼睛,被朦胧的泪光遮住了,苦涩在眼眶里沉积,只有沿着脸颊慢慢地流,却不发出一点抽泣的声音。她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这让孔令熊也觉得内心酸楚无比。

总该做些什么打破这难堪的寂静。孔令熊想。

他试着将手伸入阿若的衣内,手指所触之地尽是一片火热和滑润的白玉。阿若却颤抖着握住他的手臂,楚楚可怜地透过泪光凝视着他的双眼。

“请不要……我……很累了……求求你……”

对阿若的话,孔令熊从来都是百依百顺的,无论是多么过分的请求也是一样。在空旷的露台上裸舞已经很超出他的想象,相较之下此刻的些许怯懦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现在就算要孔令熊真的做出些什么,他的体力也不够,离开篮球场之后,像这几天一样的体能消耗,还是久违之后的第一次。

孔令熊只得翻身坐起来,等着阿若的反应。阿若仰面躺了一会儿,也抱着膝盖坐在床上,身子悄悄地向孔令熊这边蹭过来。

“对不起,阿若,我就是这样不懂浪漫的人,也没办法改变什么……”孔令熊说。

“……你以为我懂啊……”

红着脸低垂着眼皮靠在自己背上的阿若简直太可爱了,孔令熊就算是已经非常疲惫,也想紧紧地抱住她。可是,自己真的连可以透支的力气都没有了。


2017-07-07
评论
© 紅の桜吹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