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第一次作战会议

小城伊萨卡的版图中,离不开的就是水,一条名为花冠河的林间小溪蜿蜒注入城中澄碧如镜的湖泊,小城就在这片湖畔滋养化生,一派水淡天长的动人景色。孔令熊初踏入城邦维泰博的时候,就觉察这里和自己成长的地方有几分相似,就算他再刻意避免回忆,走在桥上时,那个妖娆的身影都会不听劝阻地撞进他的脑海来。在他的梦里,时空的重叠甩开了现实的枷锁,变得格外疯狂。

在梦中他仿佛重回战火纷飞的前线,恐惧裹挟了一切,钢铁的碎片利刃般切削着他身边的万物,锈红色的风凛冽无比,将地下号哭的亡魂带着泥土连根拔起,劈头盖脸地向他甩来,让他无处可逃,眼前一片模糊,仿佛被扣上一副令人窒息的胶泥面具。他跪下来竭力撕扯着污秽不堪的面孔,鲜血混杂泪水从两颊滴落在地面时,地面陡然下陷,化作一片不见底的血池。他无力反抗,只能向一层又一层的深渊笔直坠落,皮肉不断腐蚀剥落,灼热深达骨髓,只是短短的一瞬他就不知下落了多少层,几乎变成一具毫无生机的骸骨。在他的身边漂浮着无数同他一样一动不动的骷髅,除了彼此用空洞的眼神面面相觑外,他们甚至连抬一下手指动一下牙齿的力量都没有。

然后,血池的底端就像一个被戳破的袋子一样砰然炸裂了。骸骨们仿佛听到了天使吹响的号角一样纷纷向四周坠落。他在血肉化尽前的一刻,听到了温柔的呼唤,意识重新组合之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汪清凉静谧的湖水,他躺在湖边松软的沙滩上,正享受着一位少女柔软的膝枕,只是少女的面庞被阴影遮住,看不清她真实的样貌。他挣扎着抬起手去试图触摸那张轮廓秀美的脸颊,指尖倏地燃起一团火苗,在感觉不到灼痛的梦境里,仍是迫使他睁开了双眼。

既然醒来了就不应该和梦里的事情去计较。孔令熊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翻身起来,四肢百骸还是没有完全从酸痛中恢复。刚才的梦境应该是身体对大脑提出的强烈抗议了,不过,最后那一丝温存,至少说明身体还没放弃大脑。

这是来到维泰博的第一个清晨,从今天起,他就不需要每天开车穿过几个街区到体育馆打扫卫生,也不需要给咖啡馆修理收来的旧电器了。可是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呢?他想给瓦瓦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然而这个离得不远的小城和惠特尔之间没有通用的电话信号。也不知道自己和阿若走了以后,他是不是又要和卡洛斯上街去张贴招聘告示了。

在一层的用餐区,早餐已经备好,座位上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正在低头一言不发地吃着。孔令熊环视了一下,具志坚启嗣和哈雷·拉菲克都各自占住一张餐桌,并不和其他人说话,连应该和他们在一起的宋雪容也没有过来,剩下的几个人应该是霍带来的人,他并不认识。

他取了一些面包与香肠,在一名身着米色格子衬衫,胡须浓密的男性对面坐下来。这男人的身材也就刚及孔令熊的一半,正在翻看报纸,他身边还斜靠着一个酒红色的公文包。

“孔令熊,测试机师,初次见面。”他主动做介绍。

“贾法尔·吉尔莫尔,无人机操作员。”格子衫男放下报纸和孔令熊握手。

“无人机……是霍先生的同事?”

“算是朋友吧。”吉尔莫尔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你呢?”

“我打工的那家店的老板,是霍先生的学生,埃德瓦尔多·伯里先生。”孔令熊如实相告。

“你说的是那个叫瓦瓦的机械师吗?他煮的咖啡很好喝。”吉尔莫尔笑着点点头。

“他回到老家罗斯福开咖啡店,我在店里给他帮忙。”

“嗯……没想到他真的洗手不干了啊。我还以为我们‘四天王’有朝一日还能聚齐呢。”吉尔莫尔双臂搭在椅背上不无遗憾地说。

“四天王?”孔令熊难以抑制好奇心。

“霍的徒弟、朋友、跟班,崇拜者。他可是‘车王’啊,揣着各种目的的人都会想尽办法接近他。不过他最信任的,只有我们四个。机械王埃德瓦尔多·伯里、怪兽王哈雷·拉菲克、冒险王拉克兰·库特,还有我――数据王贾法尔·吉尔莫尔。”

霍的技术水平深不可测,对文字的驾驭能力却薄弱如面巾纸。人的认知图像果然十分不规则。孔令熊想。“四天王”中的三人他都已见过,唯有“冒险王”不见踪影,听这外号也不像是个能时常见到的人,但是拉克兰·库特这名字他好像似曾相识。

“拉克兰·库特是……探险家吗?”他试探着问。

“啊,你知道他。”吉尔莫尔一脸愉悦。

“我只是听着耳熟。”

“他是门多西诺学院的地质学家,走遍了帕萨迪纳的18座高山,光是留下的笔记就有40本。”

孔令熊来惠特尔的时间不长,对本地的大学并不都非常熟悉,至多也就是知道和圣约翰斯通的球队打过比赛的那几所学校。这所门多西诺学院的名字在此之前他只在一个地方看到过,那就是那份圣约翰斯通登山队对十王山的调查报告。位于首府惠特尔市的门多西诺学院是他们的协作者,而对方团队的带头人正是拉克兰·库特。他们也是整个大陆第一支对达利乌斯山进行了彻底勘察的队伍。

“霍先生的朋友,都是很了不起的人。”孔令熊由衷地称赞。

“恭维就不必了。”吉尔莫尔摆了摆手,“刚毕业?”

“大概半年了。”

“昨天具志坚一脸不爽,那个抢了他位置的新人,就是你吧?”吉尔莫尔把声音压得非常低,在孔令熊的耳边问。

“具志坚启嗣是‘野牛拳王’的驾驶员。”想到霍的告诫,孔令熊脱口而出。

“是吗?那你呢?”

“我只是个普通的测试机师而已。”

“看你的样子,以前是运动员?”孔令熊穿着的依然是在校时的短袖衫,肌肉的轮廓并未消逝。

孔令熊便将自己在学校的比赛履历和吉尔莫尔讲了,吉尔莫尔一脸羡慕。

“高中的时候我参加短跑比赛,在橄榄球队里打安全卫。”吉尔莫尔说,“完全达不到大学校队的标准,在大学里落选之后,就再也没有训练过了。”

“其实我毕业以后也没怎么练过了,即使自己在健身房工作,也没多少机会再用那些器械。”

“我们都以为自己是出类拔萃的人,但到了无能为力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浅薄。”吉尔莫尔用餐巾纸擦了擦手,将报纸折了起来,“早餐后马上去主楼一层会议室,开作战会议。”

不管之前在闲聊什么,吃完了就戛然而止,这就是贾法尔·吉尔莫尔给孔令熊留下的第一印象。

用过简单的早餐,孔令熊按着吉尔莫尔所说的,找到了主楼的会议室。说是会议室,和拉文机械研究所的大会议厅相差很远,只是间空旷的屋子,中间横七竖八散乱着几十把折叠椅,前方正中的讲台旁躺着一个大皮箱,室内并没有桌子之类的东西,周遭还弥漫着空气清新剂的味道。穿着白衣的二男二女正在教室前面围着闲聊什么。

“嗨,1号,早啊。”看到孔令熊进来,其中的一名少女主动打起招呼。是夏帆·拉萨鲁斯,1号是孔令熊在伊萨卡高中时的球衣号码。

她的白衣仍是敞着怀,里面是淡粉色衬衫和蔷薇色的直筒裙,略施粉黛,与昨天的装扮风格差不多,只是变了个颜色。孔令熊走过去打过招呼,看到焦中朴医生也在其中,他们应该就是霍带来的医护班组。夏帆向孔令熊介绍了组里另外的两人,稍微成熟一些戴着闪亮耳环的学姐模样的女子叫做崔瑾,主攻药学;有着一头姜红色卷发的男青年摩根·布莱恩是恢复训练和运动医学的行家;而夏帆自己负责的领域则是检验和日常护理。区区四个人需要管理起这里所有人的健康,实在不是件轻松的事。

他们正说着一些日常的事情,就有越来越多的人陆续走进来,各自拉过一把椅子找地方坐下,屋子填满了一多半后,阿若才在希姆和克里奥的簇拥中姗姗来迟。昨天一下船她们好像就去街上买衣服了,不过进门的时候阿若和克里奥还是穿着昨天那一套,倒是希姆换了件性感的黑色的薄纱上衣,一进门就吸引了屋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锡拉库萨·霍最后走进来,顺手带上了门。众人看到霍,都像上课前的小学生一样,空气里出现了片刻的安静。霍不苟言笑地走着,人群自动为他让开一条通道。他在众人心中果然有说一不二的影响力,孔令熊心想。

霍径直走到讲台前,等所有人都拉开椅子坐下才清清嗓子开口。

“我们现在是一个团队了。”

近百的目光射在他红铜色的脸上。

“我就不再隐瞒了,大家也许都已经觉察了,我们发现的东西,是本不该存在的超兵器。”


2017-09-12 3
评论
热度(3)
© 紅の桜吹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