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贵客

在得到焦中朴医生的许可之前,孔令熊只能仰面躺着。他从夏帆口中知道,战斗结束后他就被送回战舰,现在战舰已经回到了桃宫码头。

“想不到,‘卡利斯托’连那么剧烈的爆炸都能挡下来。”孔令熊对夏帆说。

“在你昏过去这段时间里,可不止发生了这么点事儿。”夏帆只顾看着手里的表格,头也不抬地说。

“我昏迷了多久?”

“我没注意,反正阿若她硬挺着又打了一仗。”

UNR-05,战舰记录里称作“米玛斯”的敌机,在“强波”自爆之后凭空出现,样子是巨龟形状拥有两个头的四足爬行类,从龟壳内能够发射圆锯形状的小型武器。它一现身就直奔“卡利斯托”而去。这个时候,“卡利斯托”刚刚从废墟内爬起来,修理班和医护班正在“野牛拳王”身边忙活,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昏过去的驾驶员从卡住的驾驶舱里解脱出来。

“米玛斯”从背后袭击“卡利斯托”,试图用可以任意伸长的颈部将“卡利斯托”缠住。一开始赤手空拳的“卡利斯托”确实措手不及,被仰面拽倒在地上。“米玛斯”接着跃起,把整个身体向“卡利斯托”的胸部压了下去。但是角力“卡利斯托”是不会输的,它的劣势没有持续太久就挣扎着站了起来,并且抓住了“米玛斯”的长颈,甩链球一样水平用力抡了五六圈,停下来后还没有松手,又像砸沙袋一样将龟壳向地上狠狠地掼着,直到龟壳砸得四分五裂才停下来。战舰里的人都看呆了,以他们短暂一生的见识,还不曾目睹这样凶残的战斗。幸亏敌机里没有人驾驶,战斗没有见血,不然可能有的人会当场吐出来。

“总之,她不仅没受伤,还能接着干掉一台追来的UNR啦?”孔令熊再三确认。

“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因为监控系统和战舰里的联系断了,所以我们都不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阿若的体力看起来消耗很大,她现在应该还在睡吧。等她醒来我们还得再给她做个详细的全身检查。”

“拜托你了,我没什么事……”孔令熊试图抬起头,遍布全身的痛觉立刻阻止了他的行动。

“至少要观察24小时才行,你别自己硬挺,想做什么的话,叫我,或者叫摩根都可以。”

万幸,孔令熊只是被卡在了驾驶舱里,身上的疼痛不过是来自于一些擦伤,骨头和内脏都没有问题,伤势比从“圣安东尼奥”号逃亡那次还轻。夏帆给他摇起床的靠背,他才能轻轻地坐起来。

“机器怎么样了?”他问。

“这是修理班的事情,我不清楚。听他们的谈话,应该是要研究一个新的修改方案。”

“是的,敌人也不会一成不变,见识了我们的战斗力,他们就会制造出更强的机器。”孔令熊连连点头。

“行了,总算是接触到你的本行了,我知道你肯定闲不住。研究方面一切都由霍先生做主,千万别多事儿。”夏帆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右手抚着孔令熊的额头。她的手指又细又长,没有涂甲油,透着嫩嫩的粉色。她和孔令熊同龄,不过上学的时候,她就有一张怎么都长不大的面容,即使是刻意往成熟了装扮,说她是十六七岁的高中生,也没什么违和感。

“好好好。”

禁锢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感觉当然不会太好受,除了未消的疼痛外,还有种难忍的焦躁,像蚂蚁般咬噬他的骨髓。他稍微挪了一下腿,发现下半身竟然被插上了导尿管。

“有必要吗?”

“谁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醒来啊。”夏帆笑着说。

“真是够了……”孔令熊耸耸肩。

“和高中时候比起来,你没怎么变样啊。”

“不是还没过几年吗?”

“你一定想不到,奥罗拉变得有多漂亮。一样是四年没见,我差点认不出她了。”

她根本不知道奥罗拉已经死了。孔令熊想。奥罗拉在心中的样子,已经永远定格在那个灿烂的夏日。

要不要告诉她呢?她的回忆里充满甜蜜,突然说出来的话,她一定会伤心。

“我一直都相信她是伊萨卡最漂亮的女孩子。大家不投她的票,也许只是不熟悉。”

“她从来都是捉摸不定的,就像我根本预料不到她会用那种方式和你摊牌。和她在一起,每天都有惊喜,对吧?”

“哪里,那种电影剧本一样的关系,想象一下就好了。”

和奥罗拉在一起的日子,其实没有那么多惊喜,两人很早就互相摸清了彼此身体的所有秘密。单单是在阳光下解除所有束缚与遮掩,让玉雕雪砌般的身体完全接受自然洗礼这个举动,就足以让她的男友欲罢不能了,这本该是情到浓时才会做出的事情,奥罗拉做起来却几乎是迫不及待,他们的关系升温起来简直不可阻挡。

“不会有比奥罗拉更完美的女朋友了,你后悔不?”

孔令熊默默地将脸向着另一面扭过去。

“一切都变了,完美什么的,不存在的。”

他把脸埋在枕头里,连眨眼的力气都没有。夏帆看他这个样子,也就不再多话。

过了一会儿,焦中朴、崔瑾和摩根·布莱恩都来到这间病房。他们给孔令熊的伤口换了药,除去了麻烦又难堪的管子,又询问了一些身体上的感受。外伤对运动员出身的人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孔令熊完全可以缠着纱布和绷带下地行走。问起阿若的情况,焦中朴说她已经被希姆和克里奥带走了。

“不是还要做检查吗?”孔令熊有点诧异。

“是霍先生的命令。”焦中朴回答。

“好吧,我去问问。”

孔令熊下床穿好衣服,活动了活动腿脚,虽然疼痛不会马上消除,至少关节还算灵活,肌肉也未受损。焦中朴要他每个动作都格外谨慎。

他先戴上手环呼叫阿若,对面没有人应答,再呼叫希姆和克里奥也是一样。

“她们把阿若带到哪儿去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孔令熊的心头。

“她们说要回桃宫啊,怎么会……”崔瑾也有点慌乱。

“我必须回去看看了。”孔令熊说。

一到1号楼的前面,他就发觉有些异常。

停车场上端端正正地停着一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黑色高档轿车,四名身着惠特尔军服的卫兵在停车场前端着枪肃立。这种车根本就不在市场上售卖,而是由工业城邦格罗兹尼特供给各地区首脑人物的专门出行用车,车身全部加装了防护装甲,能抵挡枪弹、手雷和地雷的袭击,在任何一个地区,这种车都不会超过五辆,一般人难得一见,它们甚至没有名字,在车辆爱好者的圈子里,这些车都被叫做“巫师”,各自拥有一个独特的编号。拉文机械研究所所长何塞·卡巴哈尔的座驾,就是“巫师”75号,而已故的拉文市长兼拉文地区总长官雷德·摩斯则拥有“巫师”60号,这辆车和它的主人一起已经葬身在“圣马力诺神罚”之中。除了那种程度的毁灭性打击之外,几乎没有别的来自外界的袭击能够伤害到它。

这辆车是“巫师”89号,是谁的车呢?

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信号,孔令熊走到半路看到这辆车立刻停下脚步,转身向后绕去,从小道来到2号楼前。在2号楼的门厅里,他遇到了具志坚启嗣。他是唯一没有出战的驾驶员,因此也没有受伤。

“谁来了?”孔令熊指指门外。

“大人物,霍得亲自去迎接。”

“看到过希姆和阿若她们吗?”

“没有,她们要回来也是去3号楼,我一直都在这儿。”

“我用对讲机呼叫她们,谁都没回话,我能不担心吗?”

“依赖这种东西,会不安是注定的。”具志坚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手环,“像副手铐,另一半在所有人手里。”

“算了,我自己去找。”

孔令熊咬咬牙,拖着疼痛未消的身体,转身向外走去。可是刚走出门口,就看到费德里科·鲁索横着膀子堵在那里。

“前面有客人,不要随便走动。”

“我找不到阿若,很着急啊。”孔令熊皱起眉头。

“你知道来的人是谁吗?”

“我看到那辆不简单的车了,又要腥风血雨了吗?”

“那是小松崎红叶的车。”

小松崎红叶,毕业于拉文贝弗利大学的知名学者,现惠特尔地区总长官王昭顺的首席幕僚,UNR调查计划的总负责人,也是“卡利斯托”潜在的觊觎者之一。如果来者是他的话,那希姆和阿若倒是有藏起来的必要。

没有办法,孔令熊只有回到自己的房间。拿钥匙开门的时候,他低下头,发现门下面塞了一张折起来的白纸。

“我们不在桃宫。”

署名是克里奥。

这小小的纸条并没有给孔令熊带来任何安心的感觉,小松崎红叶的突然到来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了。更要命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在他昏睡的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2017-12-07 1
评论
热度(1)
© 紅の桜吹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