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白光

事情的起因,还要回溯到“圣马力诺神罚”那一天。当天,为了执行对双方领导人的护卫任务,拉文自由军安排了12架全新的量产型机动兵器“恐人艾尼亚克”布防在会场四周,但谜之巨大机器人的出现使这些凝聚了拉文科学家无数心血的钢铁之躯变得如黄沙般不堪一击。12架机全部被吹飞、撕裂、熔解,转瞬间化作散落四处的残骸。三天之后,刚到拉文机械研究所的孔令熊,被指派深入爆炸中心地带进行残骸的回收,与他同行的是比他大一届的师兄雅尼·巴斯托斯。他们也曾同为拉文理工篮球队的队友。

浩劫后的圣马力诺一片地狱般的图景,他们的卡车行驶在熔化的柏油路上,碾压着已化为尘土的血与肉。一部“艾尼亚克”有10米高,18吨重,如今只剩下灰堆中的几个零件了。孔令熊的双眼紧紧注视着手上捧着的探测器,这探测器能寻找到大块金属部件的散落地点,找到稍微大一点的机体部件他们就会停下车捡起来,带回去做研究。

“至少应当让他们回家。”出发前,拉文自由军司令科克·温布尔顿在电话里凝重地对他们说。

车子开到爆炸区域的外围,这里是圣马力诺高中。外墙和一座三层实验楼已经从侧面倒塌,但正门和体育馆还完好。车子开进校园后,一部摔在图书馆楼前的尚完好的“艾尼亚克”让孔令熊和雅尼惊喜万分。看上去这部机是被爆炸的冲击波抛了出来,才保持住了形体的完整,可是,驾驶舱已经无法打开,里面也没有了生命的迹象。从机体标识上看,他们辨认出这是“艾尼亚克”小队的3号机,根据手上的资料,驾驶员是外号“毒药”的李斯特·戴维斯上校,他是拉文自由军最顶级的机师,孔令熊与他在试验场有过一面之缘,清楚地记得他宽厚的胸膛上如阅兵式一样炫目的勋章。可是英雄与凡人在死亡面前又有什么区别呢,上天给他唯一的厚待就是不让别人看到他或许已无法辨认的遗体吧。

路过体育馆时,雅尼提议进去看一看。这里曾经是他高中时留下最闪亮回忆的地方,他代表自己的母校与圣马力诺高中在这座体育馆内比赛,一人拿下50分。孔令熊的高中时代也是学校的篮球明星,对此自然赞同。

体育馆的入口处左右排着两个橱窗,左边一个橱窗陈列着记载着圣马力诺高中历次比赛的照片和一些学生们留下的纪念品,右边一个橱窗里,五座银闪闪的奖杯整齐地排列在红绒布上。这些学生们拼洒汗水争来的荣誉,如今已经没人顾得上它们了。如果师生们都不再回来,那这些奖杯的命运将是被不久以后进驻这城镇的流浪汉偷走换酒,最后回炉重炼。

就在他们感叹的时候,孔令熊机敏地发觉体育馆中有窸窸窣窣的走动声。不像是猫或老鼠的响动,听起来好像是人在深一脚浅一脚地碰撞着什么东西。

“有幸存者!”这是两人脑海中第一个反应。简直是奇迹,无人区内居然有人能够生还,一定会成为一个大新闻。见死不救绝不是他们的性格,两人便分头去找。篮球场、器材室、办公室、医务室,逐扇门地敲开,孔令熊最后站在了女更衣室的门前。

这个地方平时是绝不可能有机会进入的,但是现在已经没关系了吧。

孔令熊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推开了门。

一道白光。

白得惊人的光,像是从无尽遥远的天空射入眼帘一般。

是个少女。

是的,这里有个不可思议的少女。

她是全裸的。从上到下,任何用来遮掩和装饰身体的东西也没有。她茫然的眼神,在和孔令熊相对的刹那就把他拖进了粉色的烟雾中。没有惊慌,没有叫喊,也没有过激的动作,一切流行小说描述中的条件反射都没有出现,她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站着,身材消瘦得可怜,肌肤白皙到失去血色,一双纤巧的赤足踩在冰冷的瓷砖地上,正艰难地向前挪动着。

孔令熊连忙上前扶住了她,那纤弱的身体冰凉得不像个活人。她摇摇晃晃地倒了下来,连听孔令熊询问的时间都没有,就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饥饿、疲惫、恐惧,一切苦难都写在她的脸上,孔令熊能想象这少女现在有多么如释重负的心情,以至于一丝不挂带来的羞耻感都算不上什么。他必须马上带着她离开这儿。

孔令熊抱起少女来到前厅,陈列在橱窗里的一件球衣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件浅蓝色的高中篮球队服,胸前绣着“San Marino 33”的字样,这显然是位明星球员给母校的留念。他顾不得许多,掏出口袋里的扳手,哗地一声将橱窗玻璃砸得粉碎。

雅尼循声奔来时,孔令熊已将略显宽大的篮球服从橱窗里的人台上摘下,套在少女身上,纵使如此,雅尼仍然惊得瞪大了眼珠。怀中的少女脸色惨白,气若游丝,孔令熊没有给雅尼更多惊讶的时间,大声喝令他马上去开车。

“别愣着了!赶快救人吧!”

“我们去哪儿?”在车上,雅尼问。

“那还用说,去医院啊!”

载满废金属的卡车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野蛮飞驰,裹挟着恐怖的风沙。孔令熊紧紧咬着牙,抱着少女的双臂一点都不放松。也许是抱得太紧,也许是路面太颠簸,少女又一次睁开了眼睛。

“给我……吃……”

几乎是哀求的声音就是命令。车子在路口急速转向。

“去超市给她买点吃的。”

雅尼从不对孔令熊的指令提出什么异议,在大学的篮球赛上,他们也是这样一唱一和。孔令熊打控球后卫,雅尼打中锋,拿下过不少漂亮的胜利。“圣马力诺神罚”之后,拉文机械研究所元气大伤,也是孔令熊从雅尼家乡的农场把正在修理农机的他介绍过来的。

给少女补充了食物和水之后,她的脸色慢慢地好起来。三人坐在超市前的空地上,稍微休息片刻。

“你叫什么名字?”

“你家住在哪里?”

“你为什么没有跑?”

“我们可以联系谁?”

孔令熊不停地问着,但少女只是惶恐地摇着头。

“会不会是失忆了?”雅尼提醒道。

“这可麻烦了。”孔令熊急得直挠头,“在这种地方发现她,又证明不了她的身份。医院一定会怀疑我们,或许还会报警。现在关于圣马力诺的一切人和事都太敏感了,而且你觉得这正常吗?”

孔令熊很想继续追问少女“你为什么没穿衣服”,但毕竟要考虑礼节和少女的羞耻心,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带她去小绫那里如何?”雅尼提议。

雅尼口中的小绫,全名叫芦名绫,比孔令熊大一岁,是他在拉文理工大学的师姐,也是当时的学生会主席。她家境优越,才思敏捷,毕业后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正在向服装设计师的方向前进。但是黑学院的入侵让她的梦想也不得不延后了。孔令熊大一的时候就认识了她,和篮球队的队友们一起,都和她是要好的朋友。在黑学院的袭击后,大家都无可避免地四散而去。绫也回到她位于拉文市东边小城罗奇代尔的别墅中。她很喜欢可爱的女孩子,所以那里经常成为女孩子们通宵聚会的场所,远道来的朋友在她那里留宿也是常事。可今天的情况又截然不同,少女什么都无法说清。

“毕业后我就没见过她了,你能和她联系上吗?”孔令熊问。

“再忙你也该抽时间去看看她啊。在学校她帮了我们多少忙?”雅尼一边发着牢骚一边拿出手机拨着号码。

“我们要给她添麻烦了。”孔令熊的脸上略显愁容。


2016-11-12
评论
© 紅の桜吹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