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闭上眼睛拥抱

阿若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是她不会轻易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孔令熊逐渐确认着这一点。罗斯福市内的餐饮店都收得到学校电视台转播比赛的信号,所以一些没有票的居民和老校友会聚在酒吧一边收看比赛一边联络感情。每次的比赛日,都是城里酒吧生意最热的时候。“环形赛道”虽然也转播比赛,但因为开业时间太短,座位也少,还没有太多人来。

孔令熊每推开一间店铺的门,里面都是一样被蓝白色挤满,比赛还有半个小时才开始,墙上的大屏电视里播放着广告,人们觥筹交错,都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了。他努力在人群中寻找一个娇小的身影,还要应付认识好客的街坊们自来熟的劝酒。

第一大道尽头有家酒吧叫做“糖南瓜”,门口挂着玫瑰色的南瓜灯笼,是路拐角的一座两层小楼。在罗斯福市区这几家店里,这里算是比较小且偏远的。在学校女生给的店铺名单里,甚至都漏掉了这家店的名字,只是在从路口擦肩而过的一瞬,他看到门里有个熟悉的背号一闪而过。

阿若正静静坐在前台,面前摆着一大杯果汁,双眼直直地盯着悬在酒架上方的屏幕。裁判一声哨响,两队队员跳起争球,激烈的比赛开始了。她头戴着棒球帽,身上穿的是圣约翰斯通小猎犬队的33号球衣。这和孔令熊在圣马力诺临时为她套上的那件是同样的号码。酒吧里不像别的店那么人生鼎沸,只有八九个人在边看边聊,都没有人注意孔令熊推门进来。阿若仰着头,看得聚精会神,孔令熊轻轻推门进来,用手势暗示前台的服务生不要出声,自己蹑手蹑脚地来到靠墙的一张沙发处坐下。

她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这样就安全了。孔令熊的心这才彻底放了下来,他根本不想责怪她自己跑出来的错。她双手按在膝上,脖子用力地向前伸,好像要钻进屏幕里面去。屏幕里在激烈拼抢着的不是别人,都是她的同学,也许他们在平时的课余时间还有着各式各样的来往。阿若身上穿着的33号球衣属于主力小前锋特纳·克拉夫,身高199厘米。解说口中频繁地说到这个大三生的名字,他的突破和投篮犀利无比,巴里大学的防守球员被他晃得直不起腰,开场仅仅五分钟,他就独得了10分。这个家伙不仅让对手头疼,对孔令熊来说也是非常扎手的存在,因为他经常加练到外面伸手不见五指才离开健身房,让孔令熊也没法准时下班。像这样练到发狂的人,孔令熊的学生时代也没少见,他们都以加入职业俱乐部为目标,最终能成行的却只是凤毛麟角。这家伙也许行。孔令熊心想,自己如果面对他,有几分把握能防住他呢?他的脚步和反应速度都非常优秀,有些人天生就是该吃这碗饭的。

因为比赛转播的吸引,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阿若一开始是一言不发直着眼睛看,五分钟后开始喝面前的大杯果汁,体态也放松下来。小猎犬队每一次得分,她都和一旁的球迷一样挥起手臂高声叫着。她完全投入其中,头也不回。

如果拉文市没有遭到波莫纳的入侵,如果拉文的主力没有毁于“圣马力诺神罚”,孔令熊大概也会和这里的所有人一样,坐在拉文的酒吧里尽情地支持自己的母校。他无法想象拉文市的现状,只要思路往那里偏移,脑海里马上就会被爆炸声灌满。他实在是很羡慕阿若现在可以抛开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沉浸于激情之中,在他心里,这所学校和他并没有太多关系,不过就是疲倦的候鸟暂且歇脚之地。

圣约翰斯通攻势如潮,巴里的实力也不俗,绝不会坐以待毙,双方有来有往地打完了上半场,小猎犬队只领先1分。球员们下场休息的时候,阿若也从吧台前的椅子上跳下来。她一转身就看到孔令熊坐在身后注视着她。

“小熊……你什么时候……”她双手一起掩住了嘴巴惊道。

“开场的时候我就来了,你都没注意到。”孔令熊笑笑说。

“我没有去补习,你怎么不训斥我?”阿若小声问。

“谁都有自己的想法啊。你想和大家在一起,却不想进球馆。因为你对球馆有不太好的回忆,对吧?”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又不敢拒绝老师,只好……”

“好好好,我明白,以后要是遇到麻烦,和我说一声不就好了。”孔令熊怜爱地将阿若揽进怀里,“可是,不能逃避啊。”

阿若突然将手一甩,挣开了孔令熊的怀抱。

“我们已经逃避了一路不是吗?”

孔令熊已经准备好的说教顿时在喉边塞住了。

“不,这是没有办法的……”他不知道是该重新抱住阿若还是远离她,她第一次昂起头直视他的双眼,那黄水晶般的瞳孔闪烁不定,流转着无法捉摸的不安。

“抱着我。”阿若任性地下令。

周围看球的人们都投来火热的目光。在众目睽睽之下,孔令熊犹豫了起来。

把阿若抱在怀里这样的举动,两人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了,就像雨一定会流入江河,虫一定会破茧而出。可是,阿若如此主动地向他要求拥抱,这还是第一次。

她低着头直直地站在酒吧的中央,不时挑起眼帘观察对面青年的反应。周遭的十几双眼睛都盯着他俩,她却没有显示出任何紧张,浅浅的笑容在绯红的脸颊上一扫而过。

身后的屏幕里传来热烈的呐喊声,那是电视台在重放比赛中精彩的镜头。但是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放在电视屏幕上。没有大声吵闹也没有肢体动作,在旁人看来,这对年轻的情侣就是在用目光传递小小的火花。孔令熊紧张得屏住了呼吸,双手不由自主地剧烈颤动,这要比他在关键时刻的罚球还困难。

她在寻求什么?如果能知道这一点的话,他就不会这么犹豫。但是他现在不能开口询问。

就算一直这样僵持,时间也不会停止前进,音响里球场上的欢呼声四周环绕不绝于耳,在流转的空气中像一根根针刺向孔令熊的神经。

他想起来了,在他和阿若初见的那一刻,她那苍白而无表情的脸上,也曾划过这样一瞬的绯红。没有惊慌也没有叫喊,她静寂得有些不真实,只有脸上表情的微小变化能告诉孔令熊面前的裸女确实是活生生的人。而那时,他并没有任何迟疑。

为何现在却无法伸出手臂?

是前进还是后退,是面对还是逃避,对自己和阿若的未来,他本是一片茫然。拥抱就像一种契约,男人应当用强壮的臂膀,将怀中的女人保护起来,可是他自己无法确定拥有保护阿若的力量。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干着漫无边际的工作,家园已经丧失殆尽,返回的一天遥遥无期,眼看着敌人在故土肆虐却只能面对一双渺小的手臂在午夜里叹息。这就是他的处境。

“圣约翰斯通小猎犬队41比40领先巴里野牛队,小猎犬队小前锋特纳·克拉夫砍下半场最高的20分8篮板,包括压哨反超的一球,评论员认为他的得分潜力非常可观,特别是面对多人紧逼防守时的果断出手,在关键时刻挽救了球队。”屏幕里插播着新闻速报,同时反复回放克拉夫精彩的个人演出。孔令熊抬眼看了一眼,阿若和他穿着完全一样的球衣,无论是面对哪个33号,都让他左右为难。

下半场快点开始吧,中场休息怎么这么漫长,这样人们就能回到屏幕前了吧。孔令熊的脑子里混乱不堪。

“真是……不懂女孩子的心呢。”在面对面站了一分多钟后,阿若嘟囔着转身坐回吧台前面,“给我来杯冰茶吧。”

看来阿若并没有自己掌控节奏的意思,孔令熊松了口气。阿若一个人坐在吧台前喝着饮料,身边的座位是空着的。刚才那一分多钟的静默,已经向众人阐明了两人的关系,大家也都在等着某件事情的发生。柜台里的调酒师推开侧门走来,递给孔令熊一杯酒,用眼神示意他坐过去。

孔令熊接过酒杯,轻轻地坐到阿若的右侧,见她用棒球帽盖着卷得很好看的褐色长发,双手合拢着玻璃杯,嘴里咬着吸管,口中发出咕咕的吸吮声,两眼也不知道在注视哪里,反正没有抬头看电视。

他拿起酒杯和阿若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阿若稍稍偏了一下头,两人的目光再次交汇。和刚才面对面的对峙不同,现在两人并排坐着,桌下四条腿一边摇晃一边碰撞。

“现在好吗?”孔令熊谨慎地问。

阿若突然夺过酒杯很豪迈地喝了一大口。

“喂,你还不……”孔令熊被打了个措不及防,一个小小的酒杯他竟毫无反应地让阿若夺去了。“还没到能喝酒的年龄啊!”

“是我抢你的,又不是他们卖给我,要错也是我的错啦。”

酒里掺了果汁,并不呛人,但是度数还是挺高的,阿若的脸明显变得更红了。孔令熊怕她喝出事儿来,连忙把酒杯夺回来。

这时候两人的身体就只有一厘米的距离了,孔令熊甚至能闻到阿若发梢飘散出的香氛。是樱花、苹果还是水蜜桃呢?离近了才能感知她发丝绕成的漩涡中危险的性感味道。

“好香啊……”

“你喜欢?”

“我不太懂这个啦,不过这气味还真奢侈呢。”

“谁让你老在健身房呆着。”阿若笑笑,“女孩子的世界里可缺不了花果的香味。”

“特意准备的?”

“一个人的时候,就要让自己完整一点。”阿若抬起头,“我还专门买了这身衣服,好看吗?”

阿若将球衣直接套在T恤外面,长度刚过臀部,下面是白色百褶短裙和平跟单鞋。女式球衣收腰的设计更显得她腰肢的纤细柔软。球衣的搭配以简洁明快为要,单独穿着是没有什么实在意义的,只有和球迷朋友在一起的场合才能体现这装扮的最大价值。现在店里除去工作人员还有11个人,其中7个穿着学校相关的服饰,阿若这样一个青春亮丽的少女在他们中间,就像繁星簇拥着的一轮满月,幽幽地散发着柔光。离开校门之后,她全身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似乎有一把无形的锁打开了。

“闭上眼睛吧。”孔令熊在她耳边轻声说。

再一次将阿若揽入臂弯,她的身体好像有些沉重,但她脸上的微笑没有散去。

下半场的开场哨吹响了。

“小熊,你经常见到克拉夫吧?”特纳·克拉夫继续着上半场的稳定发挥,连续上篮得手,阿若一边看一边问。

“我接你下补习课晚点,大部分时间都是因为他。”孔令熊说,“有他在的时候,健身房里的女生也比平时更多。”

“眼睛看不过来了?”阿若头也不动地吸着果汁。

“你看看这架子。”孔令熊指指面前陈列得琳琅满目的酒架,“哪瓶是你的?”

“你说得对。”阿若的眉毛一挑,视线重新回到屏幕上。

她全神贯注地看着比赛,在孔令熊的怀中,她不再随意地挥动手臂。经过一番激战,圣约翰斯通学院小猎犬队以74比67战胜巴里大学野牛队。全场比赛的最佳理所应当属于独得33分11篮板8助攻的特纳·克拉夫,因为他的出色发挥,比赛的后五分钟成为了垃圾时间。

“明天要去向老师道歉。”看看天色将晚,孔令熊拉起阿若的手向外走去。

“好吧。”阿若耸耸肩说。


2016-11-12 1
评论
热度(1)
© 紅の桜吹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