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只留下我们二人而已

“你的睡相真不好看。”

孔令熊从躺椅上翻了下去,绫正弯着腰饶有兴趣地盯着他。在她身边是空空的另一张躺椅,阿若已经不在院子里了。

“我让她回去睡了,而你嘛,我们两个人也搬不动。”绫说。

“对不起,我太累了。”孔令熊实话实说。

“我见到她以后我才明白。”绫说,“有时候要把她当小孩子一样看,有时候又要把她当完全的成人,要没有一点经验的你应付这种事情简直太难为你了。”

“没办法啊,难道你有经验?”

“我们说了那么多话,就把她晾在一边了,要命的是我们自己都没有察觉。她和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才会那么孤单。”

“她正拼命地适应这里,会慢慢好起来的。”

“光念书不够,她一次拿了那么多书,读得过来吗?”

“老师说以她的阅读能力没问题。”

“这就奇怪了,她的阅读能力比你和我都高吗?如果她真的失忆的话,又怎么会认得这么多字?”

到底是相处了几年的同学,一些事情绫可以直截了当地挑明。她对阿若的疑惑绝非无理,那女孩身上的谜团,虽然没有显露在外,和密切她接触过的人也会有些许觉察。

“如果她知道你这样怀疑她,她会很伤心的。”孔令熊说。

“你这样处处维护她,就像多了个女儿一样。”绫转身踱起步子,“可是你知道该怎么应付之后的事情吗?她总会学会越来越多的东西,有一天你会拉不住她的。”

“不稀奇吧,我们谁也不会绑在别人身上。”

“那红线你是看不见的,又不是你的电路图。如果她想做什么而不告诉你,你马上就慌了神。不然我怎么会在这儿?”

当听到阿若没有去补习的消息时,孔令熊确实感受到心头猛烈袭来的抽搐,那一瞬间他险些晕倒在路边。如果不是及时向绫求援,或许他现在已经不省人事地躺在医院了。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中,还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

明明阿若就是个健全的成年人,无论怎么看都和她身边的同学们没有什么差异。在孔令熊的工作中,每天进出体育馆的漂亮女生多得看不过来,她们的肢体都荡漾着令人心情难以平静的微光,阿若却还没有如此鲜活起来。她时常流露出无辜且迷茫的眼神,就像一道深奥的未解谜题,让他无法放弃寻求答案的努力。

“实在是太难为你了,陪我到这么晚,明天的工作怎么办?”绫从很远的地方驱车赶来,回去也要两个多小时。孔令熊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我不想开夜车。这里的夜色比拉文美多了,真想就在这儿过夜。”

“你总是这么冲动,我要败给你了。”孔令熊说。这家店背靠着一座小小的公园,一道木制的篱笆墙外,就是成片成片如茵的绿草。白天的时候穿过公园的游客们也能从后面进入店里,所以院子里也装饰了花坛、凉伞、还有一个小型的户外泳池,池边停了辆涂装花哨的旧车,那是车队解散的时候瓦瓦带回来的旧车型,也跑过几次冠军,不过这些都没人过问了。

宁静的夜里不冷也不热,微风吹起,花香轻送,着实勾人入梦。他们原先所在的拉文市,校园里虽然也是鸟语花香,却终究少了些清幽,无论什么时候,都找不到完全没有人的处所。罗斯福市的人口只有4万多人,刚刚超过拉文市的百分之一。受够了大城市的喧嚣,绫好像对这里一见钟情。

“你的老板去了哪里?”绫问。

“他们啊,如果晚上出去的话,天亮之前就不会回来了。”孔令熊说,“在车队的时候,夜生活一直丰富得很,老板说自己穿工装时还得过什么‘扳手先生’的评比第一名?他的自信简直能烧干这一池的水。”

“那不是很好嘛,聚精会神工作着的男人多帅气。”绫笑起来。

“哪儿有那么简单,工作的时候我们都很狼狈的,有时候早上连脸都不洗。要和那些机器打交道,它们可不喜欢干净的脸。”借着月光孔令熊隐约看得到绫的笑容,她笑起来是360度没有死角的好看,可是他无法附和下去。工作的状态是全身心投入的,没有时间顾及身外之物,那头下脚上的样子并不是一副多么美妙的图景。

发觉孔令熊在盯着她的脸,绫有些害羞地藏起了笑容。“你在想什么?别以为我们的工作就轻松啊,要做出一件满意的衣服,我可能三个月都过不上正常人的日子。”

“我们不是都跳出那种工作节律了吗?放松一下吧。”高强度的工作,让孔令熊脑中的发条迟迟无法松开。阿若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女孩子,他照料着她,虽无怨言,也很希望有能解脱的一天。

“我浑身都要长蘑菇了。”绫伸开双臂说,“这里没有别人吧?”

她悠然地走到池边,蹲下身解开鞋子的绑带。

“你要玩水吗?”孔令熊依然半靠在躺椅上问。

“反正也这么晚了,没问题吧。”绫脱下鞋子,又站起身抬手去解挂颈的绳结。这露背的裙子脱起来相当容易,孔令熊的眼前霎时划过一团白亮亮的光晕。绫连内衣也没有穿,身上只剩下一条窄小的浅粉色内裤,但这也不会让他感到非常惊奇或是兴奋,他的视线在绫的裸体上停留了只不到十秒,就滑向一侧的花坛。

“要不要我给你拿浴巾?”不等绫给出回答,孔令熊便径自起身向屋内走去。绫半裸着看了他的背影一眼,旁若无人地抬起脚跟褪下内裤,又将手上的饰品也全部摘下,整个人以出生时的状态投进清澈的水中。

孔令熊从浴室里拿了块大浴巾,经过镜子前面时,他停了下来。看着镜子里男人的样貌,他有些不敢面对那双血红的眼睛。

他的疲惫并不是可以立刻消除的,无论用什么方法也无济于事。绫好漂亮啊,在浮夸甚至有些可笑的装饰下,她真实的美貌仍然隐藏不住。他想。那身体他并不是第一次亲见,比起初见那一眼,现在的绫身材更加挺拔,身体轮廓也越发圆润。自己这个样子,却是远远不如从前了。

拿出浴巾之后,他路过阿若的闺房前,忍住了探头往里看一眼的冲动。屋里关着灯,阿若应该睡得很安稳。


2016-12-06 1
评论
热度(1)
© 紅の桜吹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