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野兽的本相

阿若从容地钻进那个神秘的入口,蓝色胶体并不拒绝她的进入,而是缓缓包裹着她的身体。她闭上眼睛,任身体在其中沉降,从脚至胸,直至没过头顶,整个身体在蓝宝石中消失。

“阿若,如果你感觉不好,我马上就去救你!”孔令熊对着敞开的入口喊道。

“把舱门关上吧,我现在很好。”从神像的内部传来阿若的声音,“不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你最好离远一点儿!”

“好像成功了呢……”霍睁圆了眼睛。

在众目睽睽之下,围绕着神像周身的金色脉络里,一道道光流开始运转。

“不可思议……为什么她可以启动……”霍惊诧得双膝跪倒在地。

孔令熊连忙关上舱门退回到升降机上。

那些金色的光流,聚集在神像的身周,一时光灿夺目。谁也不能解释发生了什么,这尊神像有着世人从未探明的秘密却是可以百分百确定了。

“先生,发现不明机体反应!目标是两台!不对,类型锁定为UNR-02和UNR-03!”一直在电脑前的克里奥突然报告。

“原来如此!”霍一拍大腿,“我只要试图启动那神像,这些家伙就来找麻烦,看来他们也觉得我们找到了了不起的人!”

“霍先生,你的意思是……?”孔令熊问。

“02出现的时候,我正在试图改造操作系统,而03出现的时候,我们不正在给‘野牛拳王’测试吗?看来他们是锁定我们这里了,可是他们又不敢妄动,所以才露个面就跑啊。”

“那01呢?”

“不知道,也许不是一个类型,但是02和03如果一起出现,他们一定是一伙的。问问你的女朋友,她能不能让神像动起来?”

“这,这怎么问……”

“不用问了,我想这神已经醒来了。”

神像的四肢原本被铁架固定着,随着光流在神像周身运转,禁锢着四肢的铁架几乎在同一时间崩毁了,它们根本无法和巨像的力量相提并论。巨像的四肢正在缓缓地抬起。

“小心!开启地上机库,把它送到地面!”霍大声下令。与此同时,孔令熊也跳下升降机。

机库的正上方,是公园的花坛,当然早已无人种植花木而荒芜了,伴随着一阵机械的摩擦声,花坛向两侧分开,金甲闪闪的的蓝宝石色天使便从中升起,机体的一半甚至还包裹在石膏中,头部也依然是女性样貌,不过这已经不太重要了。

两部敌机出现在距离公园不远的两处空地,陀螺状的UNR-02出现在一条步行街中央的广场,螳螂状的UNR-03盘踞在早已荒草丛生的植物园小丘上,这次它们锁定目标非常准确及时,面对的对手却完全不同了。

“警备部队要出动了。”克里奥查看收到的信息后说,“‘哥萨克’号还没有修整完毕,这次迎战的是同级舰‘阿珊蒂’和‘伏尔加’。”

“驻地是不是很远?”霍问。

“看来我们得拖住它们一段时间。”克里奥回答。

“给我上车,我们到地面上去。”

有幸坐过“车王”锡拉库萨·霍的车的人凤毛麟角,而且他的车库里随便找出一辆都是价值连城。现在他亲自驾驶的是一辆大型军用吉普,巨轮轰轰,烟尘滚滚,如发狂的饿兽冲出地面。和35米高的巨像相比,就算是霍的战车也显得十分渺小,孔令熊极力在车中探出头,也看不到巨像的全貌。

阿若就在那巨像的身体之中……可是巨像只是木然站在那里,对逼上来的敌人全无反应。

“波利希姆妮亚,克里奥,打开所有的升降机入口,放出全部无人机。”霍将车子停在树荫下,在对讲机里下令。

像从地底萌发的竹笋一般,公园周围突然出现了十多部无人机。原来这城镇的每一处都隐藏着升降机出入口,在旧建筑的掩护下,随时都能调动无人机。这些无人机丝毫没有畏惧的样子,向两部敌机扑了过去。可是,它们毕竟只是回收再造的粗劣品,只配备了最低限度的装甲和枪械,只是一眨眼,就有四部机相继倒下。战斗力的差距并非数量可以弥补。

“让‘羊角’引诱敌机,炸掉P口,‘格雷斯’和‘火警’死守S口。”霍接着下令。

“每个无人机你都给起了名字吗?”孔令熊问。

“别见怪,有名字它们的存在才完整。”霍解释道,“‘大亨’,到B3掩护‘燕尾服’!‘疯脑袋’、‘雪豹’,给我顶上!”

他的一连串命令,像是在指挥真正的兵士打一场明知实力悬殊却还要硬顶的恶仗。他的兵士都是智力愚钝,战技薄弱的新丁,唯一的希望就是指挥官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临场调度,换句话说就是把每一块残骨都化成手榴弹的破片那样去使用。不仅是那些无人机,这街道上的每座建筑,都将成为战斗时的重要武器。不在意损失的大小,只为了将两部敌机阻止到——他一直相信着阿若吧——那尊巨像能够动弹为止。

被叫做“羊角”的那部无人机化作了炸弹,引爆了一座小教堂,那高耸的钟楼倒撞下来,将UNR-02砸倒在地。另一边,“格雷斯”和“火警”死死地各自抱住UNR-03的一条前腿,奋力将敌机扯向一旁干涸的蓄水池,在敌机掉下去的时候,装在无人机身上的炸弹同时爆炸。硬碰硬的话这些无人机无法抵挡敌机的一招,这种近乎自杀的攻击也不会给敌机造成什么损伤,只是这样至少能争取一点时间。

“阿若,你没事吗……”孔令熊在心里默念,他无法确定阿若能否听见。

无人机的牺牲收效甚微,从废墟和深坑中爬出的敌机依然面目狰狞地向目标推进。同时第二阵“大亨”、“燕尾服”、“疯脑袋”、“雪豹”等几部机也都就位。霍在向无人机下令的时候就像在指挥百万大军,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不过他得到的回应依然是一部又一部无人机被击破的爆炸声。

“不行,让我过去!”眼看着无人机的防线就要被突破,孔令熊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嗖地站起来,翻身跳下车。

“住手!”霍大喊,却不能离开车子。孔令熊哪里会听他的,径直向神像的方向跑去,一直跑到神像的脚下。

“阿若,你听得见吗?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和35米高的神像相比,孔令熊在脚下简直如尘埃般渺小,他用力捶打着神像的脚,声嘶力竭地喊。

与此同时,两部敌机已经侵入到公园内,与神像近在咫尺,孔令熊已经清楚地看到那两部敌机的样子,真是诡异无比。

“快离开!”霍驱车赶到,骤停在孔令熊的身边。

“我必须陪着阿若!”孔令熊断然拒绝。

霍试图伸出手臂去拽孔令熊,已经来不及了,UNR-02已经抢先一步跳到半空中,这就是那导致列克星敦大学大巴坠崖的罪魁祸首,它善于弹跳,威胁会从天而降。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两人,孔令熊只能闭眼听天由命。

但是阴影并没有落下来,神像突然伸出右手,在半空中抓住了敌机,将它悬空举起。神像本来就非常高大,凌空抓着敌机的头部不费吹灰之力。

“好快的反应速度!”孔令熊惊叹。

UNR-02的身体两侧,突然伸出两把短剑一样的东西,整个身体在神像的手中突然高速旋转起来。虽然神像抓着敌机的头部,旋转却没受到影响。那两把短剑在飞速空转,神像的手也被震得发抖。

不过,神像并没有将敌机放下,而是伸高手臂,将正在剑舞的敌机举到面前,用面孔迎向狂转的利刃。随着一声爆响,敌机和神像的头颅竟一起粉碎,不过,神像身上粉碎掉的只有那个作为伪装的女神面具,里面露出的是另一个粗壮威武的巨人的样子,与其说是神或者天使的样貌,倒不如说就是一头蓝宝石造就的大熊。在美丽的女神面具后面,藏着一头许久都没有咆哮过的野兽!而它手中依然抓着的UNR-02,已经变成了一个毫无抵抗力的布袋。胜利者只用了一击,就让它引以为豪的速度变得毫无意义。敌机的残骸被甩向UNR-03冲来的方向。随着一声切裂的巨响,UNR-03将同伴的残骸劈落在地,狂怒地扑来。而巨熊也迎着敌机冲来的方向,重重地踏着大地向前狂奔,紧接着,UNR-03也被一拳轰中,身体向后撞在一栋三层楼上,整个年久失修的楼体直接垮了下去。

UNR-03刚刚摇摇晃晃地用六条腿支撑着身体站起来,巨熊却已经踏着大地飞奔到面前,接下来变成黄金色的拳头毫不留情地落下,彻底将这部曾令战舰都无计可施的敌机埋葬。没有什么战术可言,仅以纯粹而粗暴的压倒性力量,就结束了战斗。惠特尔警备队的陆上舰甚至都还没有开过来。

霍驱车来到孔令熊身边,见他小心翼翼地藏在一栋矮房的墙角,仰视着面前的庞然大物。刚才野兽一样的战斗行为,难道是阿若做出的?他僵硬地抬着头,下巴微微颤动,却没法发出声音。

与令人惊诧的战况相比,更让孔令熊揪心的还是阿若现在的状况,他完全不知道神像内部的结构,更不知道那些蓝色的胶体到底会给阿若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阿若说过,自己会成为神像的“心脏”?难道她本来就与这神像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的话,无论是惠特尔、拉文,还是波莫纳以及瓦拉瓦拉人,都不可能对这神像视而不见。

“阿若,快到升降机口去!”也不知道阿若能不能听到,孔令熊扯着嗓子大叫。

“准备J口的升降机!”霍下令。

巨像缓缓开动步子,向霍说的升降机口走去。

孔令熊高悬的心终于得到一秒钟的放松。


2017-05-28
评论
© 紅の桜吹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