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被抹消的战斗

在惠特尔的警备部队开来时,霍已经将神像收容了。这里没有向外发布的通讯信号,所以警备部队也不知道神像的底细。地面上留下两部敌机和十二部无人机的残骸,他们大概会认为是这些无人机和敌机同归于尽。

神像收容在特别秘密的0号机库里,除了霍出去应付警备队的人,其他人都聚集在这里。他们围在神像的周围,现在首要的问题是确定阿若的状况,并且想办法把她从神像内部弄出来。霍一共拼凑了108部无人机,算上之前给孔令熊试驾消耗掉的5部,共计17部的损失还不算惨重,毕竟它们可以随时拉出去顶上前线,用来掩饰神像的存在。

希姆斯和乌拉尼亚取得了联系,这边的战斗信号并没有传出去。一段时间里这个秘密大概是能够保守住的。但是仅仅如此当然不够,孔令熊和克里奥凑在显示屏前,一具精密的仪器正在对神像进行全身扫描。

“她应该在这里。”克里奥指着屏幕上神像胸部跳动的一团阴影。

“真没想到,她说‘要成为心脏’是真的。”孔令熊喃喃自语。

“我们没办法与她对话。”克里奥擦着额头上的汗,“太多的事情没弄明白,我们得做好最坏的准备。”

“最坏的结果,会是怎样?”孔令熊问。

“它的力量超出我们的预计,最坏的结果大概是基地被毁,我们都死掉。”

“那阿若呢?”

克里奥沉默地摇摇头。

“不,她听得到我说话……”孔令熊直起身子,走到神像脚前。他的身影实在是太渺小了,用力抬起头都无法看到神像的脸。

“阿若――”他双手比成喇叭,放在嘴边抬头喊着。

当然没有任何反应。

“除了那个地方,这神像身上还有别的出入口吗?”孔令熊转过头问。

“没有发现。”克里奥回答。

“好吧,想办法把我送到那里。”

“我开升降机过来吧。”

站在升降机的平台上,孔令熊勉强来到了平行于神像胸口的高度。他捏着一把汗,如果神像做出什么意料之外的举动,他可能就会从20米高的地方直接跌下去。神像的胸口忽明忽暗地闪着琥珀色的光,那是生命之光,一颗雄壮的心脏在有力地跳动着。

要是能拥有一双具备超级透视能力的眼睛就好了,他痛惜自己做为人类能力的渺小。他伏在神像胸前大声地叫着阿若的名字,任他怎样变换音量和语调,得到的回应还是没有变化。

“不行啊!神像内部没有反应!”克里奥还在监视着屏幕。

“那我就把她拉出来!”孔令熊突然间狠下一条心来,弯下腰用力去撬神像胸前那块盖板,阿若就是从那里进入神像内部的。盖板很重,但也并非人力不能掀起,孔令熊单手托起盖板,蹲下来伸手触摸露出的胶状物质。冰凉的感觉从指尖直通心脏,那不是存在于他认知中的任何物质,倒是更像与人类身体迥异的另一种肌肉或液体外骨骼。他不知道要进入其中需要什么样的资质,如果阿若可以的话,自己或许也能……

她在投入其中的那一刻无所畏惧,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呢?他一边这样想,一边脱去衣物。

希姆斯在操纵升降机,她看不到顶上发生的情况,克里奥则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监视屏,神像内部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才是更重要的。这让孔令熊有更多的勇气来进行下面的行动。不过当他低下头看到自己肌肉线条已经不太明显的腹部时,心头还是一紧。只要有一天离开紧张而有规律的锻炼,身体的变化就显而易见,而自从他来到圣约翰斯通学院以来,还没怎么自觉地健身过。一切都围着阿若转的生活让他渐渐忘记了自己作为运动员的骄傲日子。他现在的身材比起60多岁的霍来都有差距,不过作为鲜明的对比,已被他在夜里尽收眼底的阿若的裸体,比起初见时千真万确好看了不少。

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会在一个神秘的地下空洞里脱光衣服,而且这里只有两个并不熟稔也同样神秘的女人,情况简直无比诡异,不过她们好像也没什么兴趣抬头看一眼。

“不,不要进来……”在他将要抬腿迈进神像的躯体时,阿若的声音突然传到他的脑中。

他立刻停住了动作。

“卡利斯托……还没准备好……”

“卡利斯托?”孔令熊在舱门外迟疑了片刻。

“不要着急,我这就出来。”

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从蓝色的胶体中如出浴般凸显出来。她毫发未伤,肌肤光洁,只是脸上布满了倦容。孔令熊立刻伸出双臂接住了她,稍稍用力将她的双脚从胶体里拽出来。阿若顺势深深地投入他的怀抱,这次两人之间真的是亲密无间了,软绵绵的触感带来一阵阵的酥麻瞬间传遍孔令熊的全身。

“温柔一点啦,我……有点……”几乎喘不过气来的阿若娇柔地轻声说。

“我差点以为你会溶化在那里面。”

“不会啦,虽然确实费了点力气……”

孔令熊本想捡起自己的衣服给阿若遮一下身体,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些放在升降平台上的衣服都被碰落下去了。现在两人在20米的高台上身无寸缕地抱在一起,而且阿若还没有分开的意思。更要命的是,不知什么时候霍从外面回来,三个人都正抬头望着上面百年不遇的香艳图景。

“看来我要用一晚豪华酒店的超级套房才能答谢你们了?”霍说,“不是这种鬼地方的,是埃姆登市中心的,你看上了哪家酒店?随你挑。”霍一边指挥希姆斯把升降平台放下来一边对孔令熊说。

“多谢好意了。”从升降机上下来时孔令熊依然抱着阿若不放手,无论如何男性在别人面前裸露生殖器官终究不雅,阿若有意为他遮挡一下。下来之后,他第一时间先拾起内裤穿上。

“放松点,这里没有大惊小怪的人。”霍说。

“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个更方便说话的地方?”孔令熊问。

“满足你的要求。”霍回答,“你要对她再温柔些,她才会告诉我们真相。”

基地里当然也有休息室,里面甚至配备了台球桌和电子游戏机。孔令熊把阿若放在床上,用浴巾盖住了她的身体,自己才一件件穿好衣服。希姆斯把阿若的衣服也拿过来,然而阿若一沾枕头就疲惫地睡着了。

“我们明白了什么?”孔令熊坐在床边问。

“恭喜你,你中大奖了。”霍说。

“她会是启动这神像的关键,简直没法想象。”克里奥说,“我们一直以为需要一种特殊的操作系统。”

“她和这神像……”希姆斯也有疑问。

“卡利斯托。”孔令熊打断她,“她是这么称呼的,她说,卡利斯托还没准备好……”

“这名字不错,有点上古时代的味道。”霍说,“她的年代大概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早。”

“还没准备好什么?”希姆斯问。

“不知道,但是我感觉,她好像不能接受我。”孔令熊回答。

“看来我们还是得在‘野牛拳王’身上下下工夫,可以协助我们吗?”霍请求。

“‘野牛拳王’确实比‘卡利斯托’更值得信任吧。”孔令熊说。

“毕竟是自己亲手做出来的。这个神像……不能动的时候我倒是还对它有点期望,真动起来的话……”

“可是它确实很强。”

“我告诉警备部队的人,是我调用了大量无人机,靠数量压倒了那两部敌机。这是唯一能说出口的理由。如果他们知道‘卡利斯托’的存在,你觉得他们会坐看一场戏?告诉我,你看到‘卡利斯托’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霍忽然变得咄咄逼人。

“我在担心阿若。”

“好吧,不该问你这个,理所应当是这样的答案。我们来假设一下,如果是我用手里的数据启动了‘卡利斯托’的话,你会怎么想?”

孔令熊沉思了片刻。

“我会请求你们将这份力量借给拉文来驱逐波莫纳的军队。”

“现在呢?”

“我很害怕,我什么都不能期望。”

“等她醒来,你需要听听她的意见。”霍侧过脸看了一下阿若,“而我们,得采取点儿别的行动。”

“最好不要再试图启动它,如果能重新把它伪装起来的话再好不过。”孔令熊提醒道。

“和我想的一样。我们会暂时把它藏起来。你也得给我们保守秘密。”

“理所当然,如果不小心走漏了风声,不等你们来制裁,我就得被别人干掉。”

“我们也必须格外谨慎。”霍伸出手和孔令熊相握。

“警备部队那边,还是你去应付吗?”

“放心,在惠特尔,没有人敢得罪佩德罗集团。你们和卡利斯托的事情没人会知道。噢,我差点忘了,我答应给你们的谢礼。”霍边说边从衣袋里摸出两张闪亮的白色卡片,“我想这地方应该适合你们,布伦瑞克的白金贵宾卡,佩德罗集团在那里所有的酒店,你们想在哪家玩就在哪家玩。不管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一下子能干掉两部UNR,有资格享受我们的贵宾待遇。”

孔令熊吃了一惊,布伦瑞克是埃姆登七个卫星城里离市中心最近也是最为灯红酒绿的一个,是个不夜城。富人们在那里夜夜一掷千金,只要有钱,一个人可以得到梦想中的任何东西,说是酒池肉林也不为过。以他的见识,他根本想象不到在那里能做什么。

“这,这对我来说太贵重了……”他摆摆手。

“你可别忘了,有了这个,就能站在城市的最高处。”霍低声说,“记得买两套上档次的礼服,别让人小看了啊。”

“多谢,不过我可不太擅长应付那种地方。”

“不需要你应付他们,我说了,你站在城市的最高处。提醒你一下,不准拿这张卡赌钱,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孔令熊这一辈子最大的赌金,不过是刚上大学的时候和同学夜游,在酒吧里一台老虎机中扔下的5元钱,可以买一个大一点的汉堡包。

佩德罗集团的酒店白金卡,看霍的意思价值不菲,拿在手里不占地方,收下并无不可。但是孔令熊现在想的,还是怎样把阿若带回到绫和克拉夫身边。整整在这里呆了一天,绫估计已经等得着急,而且也不知道特纳·克拉夫的身体和心情都恢复得怎么样,菲利斯有没有在赌场大获全胜,拉德琴科是否见到了想见的搏击明星。在这里总是紧张万分,四周铁灰色的墙壁和管道也不甚友好。外面的天气相当不错,可是他们很久没享受到阳光了。

“波利希姆妮亚,一会儿送他们回去。”霍吩咐着。


2017-05-28
评论
© 紅の桜吹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