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阿若的失踪

“阿若下午没有去补习?”

在等候返回罗斯福的巴士时,孔令熊接到了学校老师的电话。按照设定的时间表,她下午应该补习地理基础,但是她并没有按着约定的时间去老师那里。而且更麻烦的是,由于阿若完全没有可确定的身份信息,她无法在学校正式注册,也不能购置移动电话,她只能在约好的时间内去学校的各个地点去找当时没有课的老师补习,没有别的学生注意平平无奇的她。

孔令熊顿时心急如焚,他立刻给绫拨了电话,求她开车带自己早些回到罗斯福。那辆“加利西亚”是绫到埃姆登以后买下的二手车,有些年头,但很耐用,这次是真的派上了用场。

“我应该告诉你把阿若也带来就好了。”绫一边开着车一边说。

“阿若她一次补习也没缺席过,我怎么知道会有这样的事……”孔令熊无力地辩解。

“你不能拿对待我的态度对待她啊,她需要你更多的陪伴,她对这儿这么陌生,要是离开你,就像一个人被扔在大森林里。”

孔令熊一路上都在深深地自责。他深深地知道,在和他邂逅之前,阿若就是在这样寒冷孤寂的无人空间里度过了难以想象的三天。汽车在高速路上已经开得很快,开到一半之后孔令熊自己换到驾驶座上,开出了他从来都没尝试过的速度。

“上午我还在走廊里看到过她,提醒过她下午补习的时间,可是中午以后就再没见过了。”孔令熊找到教地理的马龙·巴尔德斯先生,得到的是这样的答复。绫去了“环形赛道”问,瓦瓦也说阿若没有回来。不在学校也没有回咖啡店,难道是被人带走了吗?是谁会这样做?想从上课时间的学校不为人知地带走一个学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她今天穿的什么衣服?”孔令熊向巴尔德斯追问。

“学校的蓝T恤,普通的白色裙子,就这样啊。”巴尔德斯说。

这没法找。孔令熊心想。当下正是校际比赛火热的时候,当天圣约翰斯通学院要在校内篮球馆迎战来访的巴里大学,几乎全校的师生都打算放学后直奔球馆,早早就穿好了统一颜色的助威服装。要在这样的汪洋大海里找一个并不起眼的女孩子,谈何容易。

“您和她说过什么吗?”孔令熊看着同样是一身蓝衫白裤的巴尔德斯,就知道了他今天的打算。

“我和她说,下午补习完之后我们就去看比赛,这不也是帮助她融入学校的好机会吗?我问她之前看没看过学校的比赛,她说没看过。”

“没别的?”

“面对面路过而已,我上午也要讲课的,没说太多。”

会有这种事情么。孔令熊想。每个人都会有些不想提起的回忆,有些地方大概是阿若再也不想踏入的,如果她并不知道如何拒绝,能选择的道路大概只有逃避了。

“别担心,她不会到处乱跑,更不会离开这城市的。”孔令熊不断地给自己乱跳到快要爆炸的心脏降温,这个时候尤其要冷静。绫说过,自己在紧张的时候手就会剧烈发抖,现在不仅是手,连裤管里都被冰冷的汗水灌满了。

孔令熊拖着颤抖的腿走出巴尔德斯的办公室,就感觉头晕目眩,伸出手臂撑在墙壁上。来来往往的师生中,只有他没有穿蓝色或者白色的衣服,而是一身黑色正装,非常醒目。

不过人群中还有另一个和他一样正装加身的人,看到他几乎晕倒,就大跨步地走过来扶住他。

“孔令熊?”他低下头问道。

“你是……纳马斯先生吗?”孔令熊抬起眼看到的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这人身材高瘦,留着军人常见的平头,额头很高,青白脸色,30来岁年纪,手上的力量非常坚实。

孔令熊想起来了,这人就是“沙魔”小队唯一的幸存者,保全了脱出艇从“圣安东尼奥”号顺利逃生的副队长科萨克·纳玛斯,孔令熊和阿若跟随里贾纳的商队离去之后,纳玛斯也从人们的眼前销声匿迹了。那场战斗中他失去了最为崇敬的队长加拉·阿尔贝托西和全部的战友,背负着全队的使命与生命,他没有任何回头的余地。他在执行任务时非常寡言,除了对队长的“遵命”回应外少有别的言语,孔令熊唯一听到的是落脚在里贾纳那天晚上,他用城主会客厅的电话向科克·温布尔顿司令复命。

“沙魔小队副队长兼代理队长、突击队员、炮手、侦查员科萨克·纳马斯向司令复命,护卫任务失败。”

复命后他独自悄然离开了人们的视线,“沙魔”2号机的战损程度十分严重,形如废铁,弹药消耗殆尽。当夜在里贾纳不远的一处无名山谷里,有人听到了一阵反常巨大的爆炸声。毕竟,拉文的“恐人”不能落到其他人手里。

“我来找校长的,你怎么会在这儿?”纳马斯问。

“我就在这儿工作,有点头晕,可能是太累了。”孔令熊装得轻描淡写,不想告诉他阿若的事情,“你呢,后来去了哪儿?”

明明心急如焚还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孔令熊正受着血池地狱的折磨,可是没有人能体会这种焦虑。

“我去埃姆登找到了临时司令部,然后我被解职了。”

“那很遗憾。”孔令熊勉强站直身子。

“现在我帮他们寻找重建工作需要的人手。”

西蒙·柯平校长和拉文理工有着渊源,他找到这里来也不算找错。孔令熊暗想。但是他实在没有时间多说,只想快点脱身。

“对不起,我……”孔令熊左手按着胸口,右手连连摆动。

“我来的时候看到你女朋友了,她也在这儿上学吗?” 

“等等,你在哪儿看到的?”孔令熊猛地抓住纳马斯的手臂问。

“基纳姆楼旁边的商店那里啊。”

圣约翰斯通学院的几座教学楼都以学校主要捐资人的姓氏命名,楼侧镶嵌着刻有他们名字的铜牌。基纳姆楼是学校的四号教学楼,旁边有一间出售各种学校服装和纪念品的商店,学生们看比赛时穿的服装大多购自那里。

“好的,谢谢!”孔令熊一下子恢复了精神,旋风一样冲了出去。

 

商店门口陆续有学生买了围巾、队旗之类助威用品向外走,比赛用不了多久就要开始了,对手巴里大学是最近崛起的新贵,去年的地区排名刚好压过圣约翰斯通一名,今年比赛场面的火爆可想而知。不过孔令熊可没有心思再顾及赛况了。

“请问,这个女生今天来过吗?”孔令熊打开手机将里面存着的阿若的照片给收银的女学生看。

“这不是在剧院那边的女招待吗?我看电影的时候见过她,她是我们学校的?”

照片上的阿若穿着带小花边的烟粉色围裙,显得十分妩媚,和她在学校的样子截然不同。

“拜托了,仔细想想,她今天大概穿的是蓝上衣白裙子……”

孔令熊手忙脚乱地给收银的女生比划起来。

“好像有这么个女生吧,我看她好像心事重重的,但是我没注意她就是那个女招待啊。”

“她有没有买什么东西?”

“好像是买了棒球帽和球衣吧……大家都会买的。”

孔令熊环视四周的货架,那里挂着各种尺码的球衣和关于圣约翰斯通学院吉祥物小猎犬的纪念品。

“拜托了,可以找到那笔交易的记录吗?”孔令熊急切地请求。每一笔交易都会在电脑里留下记录,调出几小时前的记录并不难。买东西的人很多,买某几样特定东西的人就很少。阿若确实在午后来过这里,并且买了一顶棒球帽和一件小号的篮球服。孔令熊再向挂球衣的架子看去,那里有学校的几个明星球员的号码:3号、15号、33号。这儿的球员有一点迷信,除非比赛特别规定,否则他们只选择3的倍数作为背号,因为给这学校带来唯一一个地区冠军的教练是个迷信数字的人,他的生日是3月3日,在33岁那年以3号种子的身份夺取当年冠军,于是他便自称自己的幸运数字是3。

说不定也是我的幸运数字?孔令熊暗想。

她买了帽子和球衣。

她没有去比赛现场。

她和科萨克·纳马斯见过面。

一共三条线索,大概可以从中推断出她的去向乃至想法。

“这附近,还有几家酒吧者咖啡店?”孔令熊问。

得到了答复之后,他立刻打电话给绫让她按着地图依次去找。

 


2016-11-12
评论
© 紅の桜吹雪/Powered by LOFTER